第十一章 原来闯了大祸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仙域踏浪行作者:朗生少年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仙域踏浪行》 第十一章 原来闯了大祸
    深夜宿舍熄灯后偷偷起床,慢慢溜出宿舍。 “一定要躲开这个舍管阿姨,省的他有大喊大叫。”安歌每每见到楼下的宿舍管理员就想起了他每次半夜在一楼鬼哭狼嚎的大喊谁谁谁又跑出去了的嚎叫声。 安歌决定每天晚上都要去操场练习镇体决,虽然看起来很奇怪,但毕竟帝君也修习过,他还是蛮信任的。 凭借着淬体境后的格外强悍的肉体,他还是第一次施展出惊人的速度。 此时的安歌坐在操场中央,修习着第一个动作,也就是打坐。当他坐定之后,忽然间视觉,听觉异常的灵敏起来,黑暗角落里男生女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门卫室保安们打牌喝酒的事,宿舍里熄灯后各种在被窝里煲电话粥的事,尽收耳中。 随着时间推移,安歌这一坐定就是一整夜,而这一整夜,对很多人来说稀松平常,这一样平凡且安宁。 就这样安歌从第一个动作一直修炼到最后一个动作,已是整整一学期。 而赤炎兽很很少出来打搅他修炼,只是偶尔会在精神世界里提点一二,对于安歌,赤炎兽还是很惊讶的。安歌的修炼确实让他大吃一惊,在功法的领悟上虽然不及帝君,但却胜在了时间上。他比帝君在真体决的修炼上不知道快了多少年,也或许是时间太过短暂,他还没有领会到更深层次的要领。 安歌由于经常在操场上修炼,后来被保安发现被迫转移修炼地,这次他转到了宿舍楼顶,宿舍楼是一个5层的小高楼。 安歌静静地在楼顶重复这镇体决的动作,口中默念着动作要领。他双脚前后功步迈开,右手从身后换换推出,左手环抱入腰,右手肘猛地向后弹击,左手向额前一番。 双腿微曲,整个身体中心下沉,猛然间爆发跳起,这一跳可不得了,足足近乎有十多米高。 安歌心里一惊,这还是他第一次练习各个动作时有这种突破,足以证明这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 雪越来越大,白茫茫的雪慢慢覆盖了整个古城。 一个身影在厚厚积雪中静静地盘坐着。 “这个学期最后一周了,可惜都把心思放在了修炼上,没有在班级里认识一些朋友。”安歌嘀咕道。 安歌初来乍到的,表现出了很腼腆的外表。所以除了和宿舍几位朋友交好,再就是自己打工的便利店的同是同学的店员小凡,几乎再无朋友。 滴里当哒,滴里当哒叮…… 一阵诺基亚的电话铃声想起。 “安歌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母亲慈祥的声音。 “妈……怎么这么晚来电话啊” “哦……这不是刚跟几个朋友打完麻将吗,就问问你什么时候放假呢.”按个母亲道。 “这样啊……妈,下雪呢,注意路滑,跟我爸注意安全。我得到年跟前才能回来呢,我不是在便利店找了份工作嘛,得忙到年跟前。”安歌听到母亲的问候心里暖暖道。 “哦……那就好,照顾好自己” 安歌和母亲聊了几句后挂掉了电话,有静心修炼前来。这一个学期,从开学没几天打碎玉尺到现在,安歌一直沉浸在修炼。 淬体境的他沉迷修炼镇体决其实是可以不休息的,所以他也是经常晚上修炼。 被母亲的电话说的心里暖暖的也没有了修炼的心思,安歌站起身,抖了抖身上厚厚的积雪,纵身从楼顶跃下。 每次安歌从楼顶跃下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他现在已经不是凡人了,他已经是淬体境的强者,镇体决加持确实有效果,他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可以媲美好莱坞的超级英雄了。 这一页睡得宁静舒适,外面雪仍旧下着,安歌那悄无声息的身法也没有惊动宿舍楼任何一个熟睡的人。 …… 清晨的空气显得格外的好,虽然仍是阴云密布,貌似还有一场更大的雪,但还是挡不住同学们玩雪的热情。 安歌伸着懒腰穿戴洗漱完毕慢悠悠的走出了宿舍楼。 “主人…不好!”忽然间赤炎兽的声音在安歌脑海想起。 “怎么了?”安歌听到赤炎兽的声音有些紧张便问道。 “秦岭山脉有妖灵波动,而且是只大妖。”赤炎兽严肃道。 “不可能吧,你说的妖我都没听过。这可是地球,我觉得你跟我的存在已经够神奇了。”安歌打趣道。 “主人……这不是开玩笑。您可能不知道,当您打碎玉尺的那一刻,其实便会打开多重宇宙位面桥。”赤炎兽道。 “类似你们科技宇宙中常说的虫洞,但是它具有随机性,所以会有一些其他位面的生物误闯进来被传送到其他宇宙位面。” 安歌听到这里猛地觉得事情大条了,并且右手一挥一把甩出了赤炎兽,赤炎兽也随即在空中化作一个火红婴儿。 “这事情你怎么不早说,你的意思是不是打碎玉尺意味着我们有可能会给地球带来灾难?”安歌表情狰狞的瞪着赤炎兽道。 赤炎兽也感觉到了安歌身上弥漫的怒意。 “主人,这个……帝君有给你留传承信息的,你该不会没有读到这里吧……”赤炎兽不怒反问道。 安歌被问的反倒有些尴尬,怒气慢慢散去道。 “嗷……帝君留的信息太多了,我近几月一直苦修,就没有太留意。” “好了不说了,现在怎么办,那只大妖有没有威胁?”安歌紧张的接着道。 “没……它的气息只出现了一下会便又消失了,估计被虫洞又吸回道以前的世界了。”赤炎兽道。 “看来我是闯了大祸了,这一不小心要给地球带来灾难啊。”安歌叹息道。 当他两对话的时候才猛然间发现周围玩雪的同学看傻子般的看着安歌。 “这货是不是下雪冻傻了,在这自言自语。” “喂,安歌,你在哪嘀咕啥呢?”矮子舍友小峰道。 “他们看不见你?”安歌又问赤炎兽道。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