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生气的常拾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十一章 生气的常拾
    常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苏秦和山竹大王眼中的常拾是乖巧的,温顺的,可爱的······。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根正苗红的妖族,骨子里的狂野与生俱来的,可不是一只温顺的小猫诶!

    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东西可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楚。

    这个世界,应该也就山竹大王知道她的恐怖之处,便是连苏秦也从未见识过。

    在日天印的时光,苏秦有时候都会忘记自己这个小师侄,是妖族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妖族与人族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重来没有想过,那是因为他和山竹大王的缘故,若有一天,他们二人都不在常拾身边,那又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啊!

    常拾现在的样子,苏秦和山竹大王都没有见过,因为在日天印里面,她是不会生气的。

    就在刚刚,当她再一次偷偷前去边界,探查封印大阵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留在师傅常流川周围的禁制被人触动。

    她怎么也没想到,已经做到如此隐秘,竟然还是给人发现了踪迹。

    因为不想留下过多痕迹,所以故意只是留了最简单,作为预警的禁制。

    当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接着一个缩地成寸赶回常流川身边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景象。

    一男一女两名结丹修士,站在一起,正准备拿储物袋,施法要将师傅给收走。

    常流川躺在床上,全身有淡黄色光芒包裹,他睁大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两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显是正在懵逼状态。

    他因为失了肉身,被山竹大王以竹为驱,本是有点修为,可在这两人面前根本不够看,而且事发突然,根本来不及反应。

    若是今日是独自一人,免不了就被人给收了去中。

    常拾的突然出现,让那一男一女两位修士吓了一跳。

    怎么突然之间就有一个人出现在屋内,完全没有任何征兆,不由的停下了手上动作。

    动作一停,常流川不知为何,竟然是晕了过去,失了意识。

    看着这一切,常拾怎么能不生气,要知道修士的储物袋只能装死物,如果常拾刚刚慢上一步,常流川被对方收了去,哪里还有活命的可能,对方这么做,一开始就存了要将常流川置之死地的心思。

    师傅好不容易被山竹大王救了回来,差点有陷入死地,常拾想起那日师傅为了救她,被火焰吞噬的场景,胸中怒火,直冲头顶,双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可是她还保留些许理智,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先打量对方,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来路。

    那一男一女两位修士,在常拾一出现,便快速打量着她这位不速之客。

    能瞒过他们二人神识,忽然出现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修士,至少不是什么哪里冒出来的阿猫阿狗。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穿着普通,法力若有若无,没什么特殊之处。

    二人对视一眼,互相传音,很快就确定对方并不是附近有名有姓的修士,毕竟以她与她师兄二人,附近宗门有名有姓的修士大多都认识,这人服饰简单,样貌平常,身上又没有任何显眼标示,更像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散修,刚才那一手,多半是借助什么旁门左道,上不了台面。

    就算对方不是散修,又如何,只要不是天魔坟修士即可,明显不是嘛!

    现在整个镜州巨变,这块区域一夜之间已经换了主人,自己家族有从龙之功,而且出了大力,家里老祖已经成为天魔坟长老,这几日正与其它投身天魔坟的家族宗门一起,攻打那些冥顽不灵,不肯投降的顽固派。

    两人领了家族任务,追杀一小家族残余势力,圆满完成,正准备回去复命。

    因师兄养了一只金毛碧眼鼠,路过这白城之时,那小兽探查到此处有一精怪,两人便顺着来寻,果然发现一草木精怪,正好拿回去做那贺礼,献给老族,到时候自然少不得赏赐。

    草木成精,是可以炼丹药的好东西,这些年天地变动,寻常地方能寻到的草木精怪越来越少,今日发现,怎么能不让人心喜若狂。

    这的多亏了师兄花重金买的那只金毛碧眼鼠,这金毛碧眼鼠别的本事没有,鼻子确是最为灵敏,是修士养来寻那天才地宝所用。

    本来是为了那小家族所用,结果那家族没什么好东西,没想到竟然有意外之喜。

    电光火石之间,基于稳妥,还是先了解对方来历,若是没什么来历,杀了就是。

    还没等常拾开口,穿着宫装,稍有姿色的结丹女修喧嚣道:“哪里来的散修,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这精怪可是我与师兄二人先找到的!”

    常拾黑着张脸说道:“你们想怎么个死法!”

    单刀直入,完全不啰嗦。

    两人一听这话,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其家族如今在本地就是天,哪里来的智障,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

    本来女修一开始想从言语上压住对方,再问其来历,可是对方一开口就不留后路。

    两人对视一眼,就准备动手,忽然发现对方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周遭一下变得寒冷刺骨。

    不对劲,他们二人可是堂堂结丹修士,怎么可能会像凡人一样感觉到冷,法力都运转不灵起来。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面前这青年,修为盖过二人,很可能是元婴期老怪·······。

    他们猜的不错,但也有不对的地方。

    常拾按照妖族的修炼等级,是介乎于人族元婴期和结丹期之间的,但是因为她体制特殊,其真实战力应该是可以匹敌元婴期的老怪。

    “我二人乃是周家子弟,如今我家老族是天魔坟长老,你可要想好了!”这次是那男修开口,看不对劲,赶忙搬出其靠山,因为他发现,对方好像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下死手。

    有点懵啊!

    明明是对方坏己方好事,虽然周可说话有些不好听,好像几句话中也没什么恶言。

    按道理也是他们二人要弄死对方啊,怎么变成对方要弄死他们二人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们两人应该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眼前这根草木精怪,会是对方的师傅这件事情吧······。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