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果然不是好事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六章 果然不是好事
    一路上苏秦与吴先云两人互相交谈着,主要还是关于此次召集的事情,不过都没有眉目。

    苏秦差不多有半年没有见到吴先云了,这吴先云还跟以前一样,经常离开洞府许多时日,也不知道一天在捣鼓些什么。

    只是没想到此次召集,他竟然也在二重天内。

    钟声只召集二重天内逍遥派的筑基弟子,对于在神山之外的弟子,不会有任何作用。

    苏秦到了议事广场,都看到人潮涌动,二重天内的筑基期弟子,无论是哪个小境界的,都已经老老实实的站在的扑着青石,广阔的大广场之中。

    不时还有许多遁光从四方汇聚,降落在广场附近,然后规规矩矩的走了进来。

    苏秦和吴先云二人,也和大家一样,先降落在附近,接着进入议事广场,融入人潮之中。

    刚一进入议事广场,便看见中间的高台之上,有一座巨大的铜钟,他知道,那响彻整个二重天的种声便是从那里发出的。

    此时的高台之上,正坐着五位元婴期长老,静静地等待着门下筑基期修士们汇集进来。

    一股肃杀的气息,从那五人散发出来,场下无人敢大声喧哗,只能私下窃窃私语,讨论着此次会是什么大事。

    苏秦偷偷打量了下高台上的五位长老,心中盘算,一下出动五位元婴期长老,看来可大可小啊,记得第一次是三位,第二次是十位,要知道整个逍遥派也就三十多位元婴期长老,与拜火教的四大防线,便牵扯了大量的高阶战力,留在神山的也就十来位。

    这次一下出动五位元婴期长老,就不知道是有什么事了。

    与其胡乱猜测,不如静观其变。

    对于苏秦来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惧之有。

    时间到,看来没有哪位筑基期外门弟子,敢无视门规,就算是那些世家子弟也是一样。

    苏秦打量了下四周,巨大的广场之中,足足有上万的筑基期弟子。

    这十年之间,天地巨变后,逍遥派深感人力不够,于是牵头,拿出大量资源培养低阶弟子,要知道低阶弟子基数大了后,高级弟子的人数也会增加,就连那能帮练气大圆满筑基的丹药,也是大量配给,降低贡献点,方便他们购买。

    许多卡在练气大圆满的修士,都使用丹药筑基,入了逍遥派的二重天。

    这些人怎么说了,因为被限制了不能更进一步,所以每次大规模调动,都是从这些人开始,那次对于天道盟的支援,其中有七成就是使用丹药筑基的修士,又低估了危险性,所以才有这么大损耗。

    看人到齐,有一位仙风道骨的元婴期长老开始说话。

    场下一片寂静,便是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

    相对于许多人,苏秦算是比较轻松自在。

    这元婴期长老啰嗦了老半天,先是夸夸其谈,讲逍遥派如今形势如何,当然是报喜不报忧,水分十足,尽是些虚的。

    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那拜火教已经日落西山,随时都会被逍遥派碾压,永州尸魇山自顾不暇,被永州其他敌对宗门弄的是焦头烂额。

    说了那么多,总结起来就是形势一片大好,我派很快就要一统夔州,恢复到以前的光荣。

    毕竟筑基期还是低阶修士,所接触到的层次有限,许多人并不知道如今天下大势到底如何,只能听见上层的歌功颂德。

    若是放在结丹期那些内门弟子,开篇肯定不会啰嗦这么多,但对于低阶修士,训话和勉励,描绘一下宗门的强盛,洗洗脑也是必须的。

    后来话风一转,苏秦知道正事来了。

    听了半天,听的人是云里雾里,七转八拐,不过苏秦还是听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感情是那天道盟又来借兵了,要知道自从那次损兵折将后,逍遥派是大怒,后来还是天道盟赔偿了许多资源,那件事情才算了,要知道那次据说是天道盟自身出了叛徒,才导致惨剧发生。

    如今,怎么又来借兵,看阵势,比起上一次大多了诶!

    真不知道天道盟此次给了什么好处,能让逍遥派下这么大的血本。

    难道天道盟出了什么特别的状况,苏秦肯定是了解现在整个夔州的情形,虽然逍遥派与拜火教一直以相持为主,但在边界线,互相都有立战功牌,一直有派遣元婴以下修士在边界线的真空地带互相猎杀。

    要知道这种猎杀可是十分残酷的,但是奖励也是十分丰厚,正所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并不是你修为越高便可以大杀四方,真正的实战,总是充满了意外,生死相搏和平时的切磋完全是两码事。

    这样的猎杀主要在西方边界,而在北方的俊河边界是没有的,所以那次在俊河边界待上一年,苏秦是没有见过,只是听人家讲起过。

    正在苏秦想东想西的时候,那长老结束了讲话,按照规矩开始点名,点到名字的修士,便是此次去天道盟的援兵。

    没有你愿意不愿意,点了名后,是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这就是宗门的意志,谁也无法违背。

    当然,苏秦还是听出了些名堂。

    此时吴先云也偷偷和他传音交流。

    一共需要两千名筑基期修士,听见名字时,其中有一半是服用丹药强行筑基的,比起以前少了两层,另外一半则是正常修士,其中参加过当年那一次支援的修士没有再次被征召,那些修士算是精锐,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练,要保存在派中,就算是服用丹药筑基的修士,也比一般筑基修士多些战斗的经验。

    很快,一个个念到名字的修士,都去了另外一边,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越来越多,很快就达到了之前说的两千之数。

    苏秦在后面半数修士的名字当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和吴先云告辞,站到了另外一边。

    好像这次没有猴子师兄啊!当两千人到齐后,苏秦想到。

    结束后,那元婴期长老便让其他无关人等全部退场,最后就剩下这五位长老,和两千名筑基修士在广场之上。

    苏秦站在人群之中,心中叹到,果然不是好事啊!

    十年的安稳日子,看起来是到头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