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竹精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章 竹精
    八年前,洛西师姐在问天二重天内结丹,直接被逍遥派招入,做了内门弟子,进了三重天。

    六年前,廖特亮也在二重天内凝结金丹,与洛西一样,进了三重天,这些年多有廖师兄照拂,苏秦也乐得逍遥······。

    五年前,吴先云筑基后,入了逍遥派,与苏秦一样做了外门弟子,如今洞府就在苏秦不远处。

    那刘贵不知如何是想,一直在问天城内经营他的黑龙会,似乎对于筑基进入逍遥派没有任何兴趣。

    要知道现在的黑龙会越发强盛,已经从问天城内走了出来,在世间也有分会。

    苏秦现在得到的许多消息,都是依靠自己这个副会长的身份得到,而且那刘贵每年都会将当年的供奉交予他,从来没有断过。

    三年前,苏秦发现了无法突破元婴的问题后,便将对外修为控制在筑基后期,外人也没有一个怀疑,要知道突破不是嘴上说说,轻轻松松的,而是要靠努力和天资。

    三年一直未有更进一步,在修炼界实在太正常不过,就算是一辈子,也是有可能的,谁又能保证呢?

    苏秦还是每年完成必须的任务,达成一个逍遥派外门弟子的基本条件。

    他从来不和人组队,都是单干,只接一些简单的任务。

    筑基期修士的任务对于他来讲,就好像玩一样,又有谁能对他造成威胁呢?

    在洞府外挂上了闭关的牌子后,开启阵法,封锁四周,苏秦回到洞府内,进入了日天印之中。

    逍遥派的二重天内不比问天城,少了些世俗气息,多了些仙家味道,里面的筑基修士都在为结丹做准备,不出任务的时候便是苦修,开启阵法后,便没有人回来打扰他。

    日天印内,苏秦看见一人正站在灵湖边,于是走了上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人转过头来,正是常流川。

    “师兄!”常流川见苏秦来了,赶紧行了一礼。

    苏秦问道:“怎么样,现在可是适应了这幅躯体?”

    常流川活动了一下手脚,道“已经可以和以前一样了,只不过现在脑中失去了一些记忆,无法回想起来,总是会模模糊糊。”

    苏秦点了点头,道:“无妨,你也才恢复半年时间,等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是的,当年被山竹大王抽了一丝魂魄后,使了秘术,由苏秦和常拾一起种在竹林中的常流川,长成了人形,成了另外一个常流川。

    他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确切的讲,应该是属于草木成精,‘竹妖’这个词语更加贴切。

    半年前苏醒时,没有哄骗,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与常流川听了。

    他倒是好心态,比起捡回了一条命,觉得人不人倒是无所谓,

    因为是一缕残魂的原因,他忘记了许多事情,不过这半年在日天印内也慢慢恢复了不少。

    对于身体的控制,也需要他慢慢适应。

    苏秦站在常流川旁边,看着湖面上山竹大王和常拾在过招,一时间感慨万分,要知道便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凭借自己也无法做到常拾那样游刃有余。

    日天印在他结束完乱斗之后的异动,他几次尝试联系,都是了无音讯,完全被封锁起来。

    直到他入了逍遥派后,有一晚被莫名拉了进去,才知道里面发生了何事。

    原来是常拾凝结妖丹时,风云变动,妖气冲天,又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山竹大王怕苏秦冒失闯了进来,用了秘术将日天印特地封闭。

    苏秦知道后,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常拾凝结个妖丹,还能闹出这么大阵仗。

    不过他倒是留了个心眼,山竹大王做为器灵,他做为日天印的主人,器灵竟然可以绕过主人,将主人的法宝封闭,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不安全的感觉油然而生······。

    看来以后还需要好好注意日天印的变化,等修为高了一定要重新检查一般,才能安心。

    灵湖水位上来了又落下,苏秦和常流川两人站在岸边,被湖水打湿了裤脚和鞋子,接着等水位落下时,有瞬间蒸发,劲风吹得两人衣服贴在了身上。

    苏秦静静的看着,目不转睛的盯着交手的两位。

    那常拾好生了得,每一次与山竹大王碰撞在一起后,都发出天崩地裂的响声,湖面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四溢,

    还好是在日天印内的世界,若是放在外面,怕是天地都会被打穿吧!

    没有用任何法宝,就是纯粹的使用肉体过招,想想都恐怖啊。

    苏秦不是第一次见识了,但每一次见到,还是觉得恐怖。

    明明看着两人,一位是瘦弱的青年,一位是可爱的小童,怎么体内蕴藏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看来常拾又进步了,上一次常拾只在山竹大王手中坚持了两招,如今坚持了四招,竟然还有余力。

    不过常拾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主动认输。

    那山竹大王早知道苏秦在旁边观看,等常拾来到岸边后,她又向着苏秦勾了勾手,意思再明显不过,她还没尽兴,要让苏秦再陪她晚上几招。

    苏秦苦笑,看来又要被山竹大王欺辱,不过他心中明白,这样的切磋有益无害,有山竹大王这样的陪练,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每次切磋都能让苏秦有所领悟,自从知道自己无法突破元婴后,苏秦就将重点倾注在了炼体这一块。

    若将修炼比作渡过苦海,那肉体便是那座船,只有将船打造的完美无暇,才能抵达彼岸。

    苏秦将上衣褪去,露出的肌肉好似刀刻一般,肤色古铜。

    二十多岁的苏秦,若是不脱衣服,外人是根本看不出他的身体如此之强悍,但从外貌来看,还以为他是一位瘦弱公子。

    为什么他要脱去上衣了,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还记得第一次与山竹大王切磋,苏秦穿着那件法衣,结果一个照面,便被弄的粉碎,心疼了他好久。

    后面他又重新炼制了一件,从那一次之后,他就学乖了,干脆脱去法衣,免得又弄坏。

    裤子倒是无所谓,因为山竹大王还没有那种恶趣味。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