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乱斗(三)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九十章 乱斗(三)
    那覃天手提极寒棍,化为虚影,消失在这风沙之中。

    下一刻出现在了吴先云头顶,朝着他面门,便是势大力沉的一棍击下。

    没有任何花哨,就是用尽全力,管你万般变化,我自一棍取你中军。

    极寒棍在空气之中划过一道流光,发出了‘呼’的一声,将四周风声都盖了过去,棍子上面出现了好似雪花一样的白色晶体,从棍子上面剥落出来,整个空间充满寒意。

    站在地面的吴先云,单手提棍,眼疾手快,横挡在头顶,硬接了覃天这一棍。

    两棍相交,时间在这一刻都静止下来。

    ‘轰隆!’巨响,声音之大,快要将人的耳膜震穿,响声传出去老远。

    一时间风沙暴起,演武场外面的人,一下失去了两人的身影,只能看见黄沙滚滚。

    黄沙之中的两人还保持着那一击的姿态,悬浮在半空的覃天此时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吴先云竟然接下了他的惊天一棍。

    要知道刚才他这一棍,法武并用,再加上他的臂力,以万钧之力破敌,没想到还是被对方档了下来。

    覃天死死看着吴先云,发现他竟然没有借用法力,完全是凭借肉体力量。

    难不成这吴先云是炼体士?

    现在的情况是,双方在角力。

    覃天体内灵气不停燃烧,转化成灵力,注入到手中,将极寒的特性激发出来。

    只见那极寒棍上,一整寒光闪烁,接着一条白色的寒气,从两根棍子相交处,留到到了吴先云手中的棍子上面,接着顺着两端导入进了吴先云体内。

    那寒气刚一接触到吴先云手掌,便将他手掌冰封住,接着继续侵入。

    覃天见有效,终于恢复了正常神情,心中想到:我这极寒棍乃是寒冰玄铁所铸,又请了问天城内铸造大家帮助锻造而成,上刻阵法,不让寒气流失,对敌之时,交手之间,解开封印,让寒气侵入其体内,不仅能以寒气伤敌,还能让对方真元运转不灵,无法控制身体。本以为会很有难度,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成了。

    感受到棍子传来的力气稍微减弱,知道对方定是现在分心抵挡寒气,手中力气不由的加大了些。

    吴先云现在便是连眉毛都被冻住,双手早已结冰,不停冒着寒气。

    可是他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便是连躲都未曾躲一下。

    忽的,吴先云裂开嘴笑了笑。

    覃天见此还以为自己眼花,明明落了下风,怎的还笑的出来。

    这样下去,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被他破了功法,再一棒砸去,便让他脑浆并列,就算是有一股蛮力又如何,不用法术靠身体硬拼,如此托大,不将人放在眼里,实在让人不爽。

    一开始还满口胡言,覃天本不想杀他,只分个胜负,可是对方三番五次无视自己,现在却是动了杀机。

    他两这样僵持,时间其实很短,也就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看看差不多了,吴先云已经快要变成冰块,覃天借力向后跳去,接着脚尖一点,借力而起,再次挥起极寒棍,携雷霆之势朝着吴先云砸去。

    现在的吴先云在他眼里,已经没有反抗之力,成了一个死人。

    可就在他要击中吴先云时,一只手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半空,将他棍子牢牢握住,那只手上还在不停冒着寒气。

    “这怎么可能!”覃天一下尖叫起来。

    因为那只手正是吴先云所举起!

    先不说这次攻击气力之大,用尽了覃天的全力,法力加持之下便是砸在地面,也能砸出一个大坑。

    还有极寒棍本体,注入了他不少灵力,通体低温,一般人就是触碰一下,也会被瞬间冰封。

    这人还是人吗?

    下一刻,覃天看见吴先云身上浑身滚烫,冒出阵阵蒸汽,那是钻入他体内的寒气,这样的情况下表明寒气已经尽数被逼出。

    便是被他抓在手里的极寒棍,也变得不再寒冷,上面的阵法在这冷热相交下,竟然全部被粉碎,棍体开始膨胀起来。

    此时的吴先云,好像没事人一样,哪里还能看出有任何不妥。

    “这有什么不可能,你当真以为那点寒气能伤的了我,我只是走的热了,想要凉快凉快。”

    “还真是多谢你了!”随着吴先云说完,他一手抓住覃天的极寒棍,另外一手将手中棍子击出,棍头轻轻点了点覃天腹部,覃天一口血喷了出来,一下被打飞出十几仗远,要不是吴先云手下留情,只怕这一棍便能了解他。

    极寒棍静静的躺在覃天一旁,被打回了原型,已经没有任何灵性,而且明显可以看见,棍体上面布满了裂痕,整个棍子都有些变型。

    覃天此时趴在地面,用尽全力才艰难的翻了个身,便再也无法动作,便是动动手指都不能。

    他只感觉身体好像散了架,似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但应该不伤及性命。

    本想调动全身灵力,结果惊讶的发现体内灵力已经全部被打散,一时提不起半分法力。

    现在他的就和一个废人一样,生死都在吴先云一念之间。

    吴先云一跃,隔着十几丈便从原地跳到了他的面前。

    “——这!”

    覃天虽不能动,但还是有意识存在,本想多几句,结果发现喉咙似是被堵住了般,发不出一丝声音。

    忽然,有一颗丹药被塞在了他口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丹药一下便融在口中,化成了一股清凉之意,涌入喉中,从喉中冲入肺腑。

    瞬间覃天便明白过来,那丹药自己曾经服用过,并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吴先云喂了丹药,接着又检查了一番覃天,然后一脸平静的说道:

    “不要紧张,只是一颗天元补气丹,我已经检查过来,你身体应无大碍,只是受了些皮肉之伤,暂时被我打散了灵力,回去修养个十天半个月便能恢复,对以后修炼也没任何影响。”

    覃天听完艰难的想要发出声音。

    “······嗯!·······嗯!”

    “不用白费力气,你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得话,虽然你一开始对我有杀心,可是念在同门一场,不与你计较,以后好之为之,告辞!”

    说完,吴先云转身离去,留下覃天愣在原地,睁着无神的双眼,脑中一时思绪万千。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于他来讲,似乎很长时间,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吴先云早已经消失不见。

    他发现自己比起刚才好上许多,至少能够撑起身子,手也可以动了,只不过还是无法站立起来。

    坐在地面,还是虚弱无力,将储物袋中的中阶灵石握在掌心,慢慢吸收灵气,要知道在演武场中,是隔绝了灵气的,只能通过吸收灵石来补充,他们五人再进入之前,也有配给灵石丹药。

    检查自己身体,确实如吴先云所说,没有什么大碍,可是接下来的战斗怕是无法继续了。

    若是再要参战,第一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要是等全部恢复,只怕战斗早已结束。第二他也有自知之明,刚才明显吴先云留了余地,又受了人家丹药之情,若是继续参与下去,脸皮实在没有那么厚。

    在这一刻,覃天心生退意,决定认输退出。

    回忆刚才的战斗,覃天苦笑,就算再来一次,也无法击败对方,要知道那种体质和力量的差距简直就是一道鸿沟,将他隔绝在外,只能仰望吴先云,他忽然很有感触,当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给他的感觉,对方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的怪物。

    “多半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炼体之法吧!”

    覃天最后喃喃自语道。

    因为对方确实在整个战斗过程之中,没有调动任何一丝法力,便是驱逐自己的极寒之气时,也是完全凭借肉体的力量。

    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炼体之法,才能将身体打造成那样。

    “过程应该很痛苦吧······!

    最后,覃天留在原地装作受了重伤,无法动弹,静静等待着这场乱斗的结束。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