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莫要见外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七十章 莫要见外
    不过这次是自己师侄,品性信的过,苏秦自然答应,想着这乱世即将开启,今日就算事了,以后又当如何,带在身边又不方便。

    今日又见了自己真实修为,就此分离,以后碰见有心人,一定能从他口中知道事自己,总不能救了又杀,他苏秦做不出这种事情,若是进了日天印,就好办了,以后就算是自己人,没了那许多后顾之忧。

    说不定这山竹大王早就醒来,故意说出要常拾入日天印的事情,看来又呈了她一情。

    “多谢山竹大王大发慈悲,以后我这师侄就交给你了。”

    “我跟你谁是谁啊!莫要见外!你看那少年脖子处挂了一个吊坠,等下帮我抢来。”

    刚刚还说莫要见外,立马又提出要求,这山竹大王看来是真不见外啊!

    苏秦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一定,一定!”

    就在两人对话之间,战局已成定势,常识气势如虹,已将四具魔尸大卸八块,死的不能再死了。

    没有了魔尸挡路,方师兄和何公子这样的尸道修士,就如没了兵器的凡夫俗子,被扒了衣物的小媳妇,哪里可能事常拾的对手。

    方师兄用了丹药,一次操纵四只魔尸,已到极限,如今魔尸被毁,受到反噬,早已神情萎靡,嘴角渗血,像条死狗瘫倒在地。

    何公子到还好,见常拾毁了四具魔尸,方师兄失了战力,如今只剩他一人,下了决心,将脖子处一吊坠扯了下来,拿在手中,只见那吊坠乃是一颗透明的宝石,里面有一条黑线好似有生命一般,像条小蛇不停游动。

    正当何公子有所动作时,一道残影化成直线,迎面而来,刹那间,阵痛传来,手中一空,何公子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右臂,手掌已经不翼而飞,断口整齐,血液竟然延迟了几吸才喷涌而出,撒的到处都是,此时化成剧痛袭来,痛的他时脸都变形了。

    “啊!啊!啊!”

    终于忍受不住,何公子发出惨叫。

    常拾已在不远处收住身形,手中拿着先前何公子的吊坠,不远处静静的躺着一只白皙的手掌。

    此时的何公子是又惊又怒,本就自负的他,从小到大几时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对方先是调戏,现在又下死手,便是连家族给的宝贝都被夺走,反而让他看清了现实。

    正当何公子取出丹药,将其捏碎洒在断口处,止住流血和疼痛,不远处传来了苏秦的声音。

    “我说过,赢则生,输则死!”

    “你当真不怕我尸魇山的报复!”

    明知道是多此一问,可当人身临绝境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说出能给予自己用气的话。

    苏秦没有继续废话,只说了一字。

    ”死!”

    常拾得令,这一次没有多余的招式,没有迟疑,就是一剑撩起,尽取两人头颅。

    何公子那飞出的头颅,满脸的不可置信,瞪着眼睛,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完全不讲道理,根本没有条件可讲。

    此时才明白过来有些人完全不将他家族当一回事,可是已经迟了。

    做完这一切的常拾,手中长剑一抖,将血迹抖开,归剑入鞘,回到了苏秦身边。

    苏秦见已经结束,忽然对常拾一本正经的说道:“常拾啊!那个,你还忘记了一件事情。”

    常拾满脸疑问,不知道师叔指什么,忽然愣了,又想起什么于是回道:“多谢师叔,师傅大仇已经得报,恶人也已伏诛,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那两人已经确定死了,不需要再补剑了。”

    看来常拾是误会苏秦了······。

    “——这个!常拾啊,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细细说说,也是我出山后领悟的道理,你可要听清楚了。”

    常拾听苏秦说的严肃,想着师叔对自己实在太好了,不仅救了自己,还助他报了仇,现在还谆谆教诲,实在让他受宠若惊。

    向苏秦行了一个大礼后,一脸诚恳,说道:“还请师叔指教!”

    苏秦郑重其事的说道:“你好好想想,修道之人需要什么?”

    常拾想了想,试探的说道:“勤奋、刻苦、天资聪颖······?”

    苏秦听完,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错啦,错啦,是资源!!!”

    常拾听完,恍然大悟的说道:“师叔说的没错,我曾听师傅说过,他当年就是缺乏修炼资源,才落得这个地步,实在是······。”

    常拾心中奇怪,不懂为什么师叔忽然说起这个。

    “嗯,你看这些人,身上都有一个储物袋,他们现在已经死了,那么储物袋就没用了,你不觉得可惜?”

    “对,是挺可惜的。”

    “这种无主之物,为了不让它们可惜,是不是应该去取了来?”

    “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还不快去,记得,储物袋是灰色的布袋!”

    常识快步去将两人的储物袋搜了出来,回过头去,就发现师叔那冷漠严峻的脸,笑的好像一朵花一样。

    苏秦现在有些可惜,为了效果,拜火教那两人连同他们的储物袋化成了灰烬,还有那三名尸魇山的修士,被金甲夜叉尸吃了个干净,自然随身物品也统统进了他的嘴。

    那几名练气期修士应该是一穷二白,可是蚊子腿小也是肉啊!还有那筑基期修士,算的上是只大蚊子!

    呸呸!用蚊子比喻实在太恶心了。

    苏秦最后又让金甲夜叉尸,喷出业火将所有的一切痕迹烧了个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后,收回一抹黑,将常流川的尸体也一并收好,便带着常拾离开了已经不复存在的玉清观。

    ······

    ······

    日天印内,湖中小岛,山竹大王的竹屋内,一张竹桌,苏秦盘膝而坐,一手撑着头,一手拿着茶杯。

    对面的山竹大王趴在桌子上,右手的那方形手镯泛着墨绿光泽,目不转睛的盯着苏秦拿出来的那吊坠,口水快要留了出来,里面那条黑线被山竹大王盯着,似乎感受到了害怕,此时缩成一团,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珠子瑟瑟发抖。

    一旁的铜壶冒出白烟,水开了。

    常拾拿起铜壶,放在垫子上面,过了一会,试了试水温,感觉差不多了,提壶,冲沏,一气呵成。

    这时传来了山竹大王懒洋洋的声音。“多泡泡,不要急。”

    “是的,大姐!”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