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交涉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六十八章 交涉
    方师兄见到那怪物睁大了眼睛,嘴巴张的老大,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算是一直保持镇定的何公子,见到了那怪物后,一脸的惊讶之色,没了一开始那种淡定。

    那怪物正是苏秦的金甲夜叉尸,自从进阶到金甲尸后,有了许多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全身尸气没有外泄,反而有种淡淡的檀香味,不像那些个银甲尸、铁甲尸、铜甲尸、炼尸,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恶心的尸臭味,身上还不停渗出绿色液体。

    苏秦对着常拾淡淡开口:“师侄,你说这三人如何处置。”

    常拾还是一十一二岁的少年,昨日还与师傅过着闲散日子,今日便失了从小抚养他长大的师傅,满脑子都是仇恨,听苏秦要自己作出选择,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戳骨扬灰,死无全尸!”

    “好!”

    那金甲夜叉尸得了指令,双手一用力,便双手用力,那名尸魇山筑基期修士叫都没来得及叫上一声,救被撕成两半,血液好像不要钱的溅的到处都是,一时间粉红的内脏散落一地,这还没完,金甲夜叉尸宛如魔神,张开血喷大口,开始生吃起来,众人能清晰的听见它咀嚼的声音。

    被夹在腋下的两名练气期弟子吓的是肝胆欲裂,挣扎起来,不停求饶。

    他两人离的最近,此时一脸的鲜血,看的最是清楚,差点吓晕过去。

    方师兄看那怪物,大概猜出了来历,又见苏秦杀戮果断,手段残忍,想着便是他们尸魇山的修士,也不会让自己魔尸直接生吞活人,这人明明是号称正道的问天修士,怎么比他们还要魔性!

    金甲尸,便是自家长老都不见的有一具,而且看情况,这具金甲尸还不是普通的,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弄来的······。

    那金甲夜叉尸动作奇快,三下五除二,便将手中两半尸体吃的干干净净,接着好像抓小鸡一样,把另外两个练气期的尸魇山修士抓在手中,然后活生生的啃食起来,最恐怖的还是人一时没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一块一块被撕扯下来,便是晕过去,又被剧痛惊醒,回想起来,还是刚才那位师兄干脆,一开始就死了个彻底,没有这后面的痛苦。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简直是人间地狱。

    在此期间,方师兄和那个何公子一动不敢动,生怕刺激到了对方。

    常拾本说的是气话,没想到师叔这么残忍,一时忍受不住,趴在一旁吐了起来。

    苏秦的声音在常拾耳边响起:“杀人者仁恒杀之,自取之者。他们哪一个不是双手鲜血,杀戮成性,你看看那些魔尸,每一具都不知道是多少性命修成,对于这样的人便应该以大恐怖镇压。”

    常拾听完,停止了呕吐,师叔是按照我的要求来做,一切皆由我起,即使手段残忍,也是为了给师傅报仇,生死无常,手段虽然残忍了些,可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想到这些,常拾心中仇恨淡了些,可那股怒火还在慢慢燃烧他的内心。

    苏秦通过元婴,了解到常拾情绪变化,想着要破了他心中的魔障,不是对他成长有影响。

    他做这些,并不是残忍成性,嗜杀好杀,只是为了平复常拾心中仇恨,不要影响到他以后的道路,凡人皆有一死,便是神仙也有陨落的那天,死人不能影响活人,这就是他的想法。

    魔由心生,此次让他自己选择,就是先疏导,通过感官来影响他。

    苏秦唤回金甲夜叉尸,站立在他身后,冷冷的盯着方师兄和何公子两人。

    方师兄心中一阵发毛,正准备再次交涉,旁边的何公子抢先开了口,大声说道:“你不能杀我!”

    苏秦一听,带着些许感兴趣的样子,问道:“有何不可?”

    何公子挺了挺胸膛说道:“我何家乃是传承多年的修真家族,能人无数,几位叔父与父亲都是尸魇山长老,元婴修为,老祖乃是太上长老,你今日若是伤我一根毫毛,必定追你到天涯海角,将你戳骨扬灰。”

    方师兄一听何公子这样对着那人说话,吓的差点冲上去捂住他嘴,这不是自讨没趣吗?对方能用那金甲尸,绝对是灭杀了自己宗门高层得到,那梁子早已结下,本来还准备用些资源或者消息换的性命,在对方不知道身份的情况下蒙混过关,这下可好,这何公子平时霸道惯了,自暴身份,还威胁对方,只怕人家不吃这一套,还真是少爷脾气·,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可何公子不这样想,对方乃是元婴期修士,就算是在尸魇山,也是和他父亲、叔父一个辈分,一开始没有表明身份,让那几人送死,就是为了平息怒火,现在人也死了,自然就没必要再打生打死,双方给个台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离去岂不妙哉······。

    若是按照平常来看,这样倒是可以,可现在站在那里的是苏秦。

    常拾听那少年自暴身份,也是吸了口冷气,少年家中几人乃是元婴长老,老祖还是太上长老,家世显赫。他虽没有修炼,但平日从师傅口中得知过些修仙门派的事情,这样的家世,可非同一般,于是望了望苏师叔,不知道他作何打算。

    苏秦听完,竟然行了个礼,语气平和的说道:“原来是尸魇山何家,实在失敬失敬!”

    何公子见苏秦这样说,以为他是心存顾及,被自己吓住,不敢再动手,于是一脸嚣张的大声说道:“算你还识相,还不快打开禁制放我离开,要不是······”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被苏秦打断。

    苏秦伸出手指摇了一摇,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仔细想了想,尸魇山什么何家我一个都不认识。”

    “你耍我!”

    “非也非也,说到你们尸魇山,我还真认识几个人,一位名叫李开心,筑基期修为,还有他那结丹后期师傅,对了,最后一人则是名叫丁夏,好像也是结丹初期修为,不知道你们认识不认识,你说的姓何的元婴修士,我一个都不认识。”

    方师兄一听,这几人他倒是识的,都是这一次派遣到俊河的本门修士。

    少年听完一脸怒气:“我何家护短在尸魇山可是出了名的,你定要为你今日之事付出代价。”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我还没说完,以上三人都成了灰烬,也没见你们尸魇山的修士来找我麻烦,你以为就凭你几句话我都信以为真呢吗?我既然定下规矩,莫要再废话,和我师侄快快打上一场,还是那句话,赢则生,输则死!”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