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传音符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六十五章 传音符
    要选功法和购买法器,那就需要灵石或者贡献点,想起灵石,他现在是不缺的。

    上路的第二天,丁夏的储物袋就被他打开,里面的东西都在他储物袋中。

    一大堆物品中,他见到一本和李开心一摸一样的修炼功法,还有差不多五百枚下品灵石,其中有两枚灵石灵气充沛,他估计是中品灵石,单独放在了一边,等以后山竹大王醒了再去给她看看。

    其他东西都是些杂七杂八的材料和炼尸所用的丹药,一时半会他也认不出来,统统给一抹黑里的金甲夜叉尸给吃了。

    南下一个月后,苏秦路过宗门而不进,想着反正还有时间,只要不被人撞见就可以了。

    又行了一个多月,苏秦终于回到了天火城,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不过对于苏秦来讲,仿如昨日才离开,今日又回了来,这两年多的时间仿佛不存在一样。

    入城第一件事,便是去吃了碗久违的酸菜米线,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一切。

    绕过熟悉的街道,找到了自己的家,见大门紧锁,一个闪身,跨过围墙进了院子,然后直接进入屋子后,发现家中摆设未变,一切如旧。

    他发现家中无人,于是一人坐在大厅。

    想了半天,离了开去,最终觉得还是不见为好,如今已经踏入了一条他自己都不知道前途的道路,以后不知会发生什么,福祸难了,若是牵连到他们可就不好,毕竟天意难测,有因就有果,今日若是相见,便是因,他日发生不测,便是果。

    哎!苏秦叹了口气,他现在凝结元婴,又修习的是《上清经》,对于天道开始有了自己的领悟,初窥门道,眼中世界自是不同,虽做不到推演万物知吉凶,但也能冥冥之中领悟到些常人不知的东西。

    放出神识,笼罩全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父母位置锁定,见他们还好,心中高兴,可忽然发现母亲似乎又有了身孕,嘿嘿的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要当哥哥了!”说不出的欢喜。

    随后便大步向前,出了城门,朝着三马山而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隐去气息后,那群三马山的散修哪里可能看的见他。

    在苏秦眼中,这些三马山的散修,最高不过练气八层,于是他放开神识,想了半天,最后拿定主意后,朝着山间不起眼的一件石室走去。

    朱能,本是一乡野农夫,今年三十有八,自十年前在野外得了本功法后,按照书中苦练,不过资质较差,如今才练气四层的修为,成了一名散修后,被赶到这三马山居住,搭了间石室,便住了下来。

    这一日,正在石室打坐修炼,忽有一人突兀的在石室中现出身影,他抬头一看,可怎么也看不清对方模样,可是那灵压差点让他吐了出来。

    知道是前辈高人,跪了下来,磕头行礼。

    那人声音沙哑,告诉他,让他密切注视天火城的动向,若有什么异常,便激发一枚符纸,说完就不见了。

    朱能久久不敢抬起头来,确认那人走后,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可看见面前多了五枚下品灵石,还有一枚传音符后,才知道自己不是做梦。

    心中确是想到,这前辈高人不错,只是让他做这点小事,便留下了五枚下品灵石,心中一阵欢喜,自当将这件事情记在心上,又朝着那前辈之前站立的位置拜了一拜,这才欢天喜地的收起灵石,藏入怀中。

    ······

    ······

    本还剩几个月时间,苏秦也没心思再闲逛了,之前那大汉给他的冲击,还有即将而来的逍遥派与拜火教的冲突,让他如坐针毡,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变的更强。

    匆匆又北上,准备回山。

    可是还没走几日,忽有传音符,破空而来,苏秦一看,原来是之前交给常流川的那枚。

    一经激发,符纸自燃,里面传出声音,苏秦听的清楚。

    “师兄,救命!”

    难道是常流川遇见危险?

    苏秦想起那常流川为人不错,交往时间不长,不过对他胃口,当成朋友对待,此时求援,自然没有不施以援手的道理。

    传音符从那边激发,自然有神识烙印存在,苏秦闭上眼睛,确认好方位后。

    将胯下马儿放走后,接着使出缩地成寸,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若是换成其他修士,即便是元婴修为,这么长的距离,飞也要飞一段时间,可是苏秦有缩地成寸,也就是一个呼吸间的时间。

    苏秦再一出现,便站在了那玉清观的石阶之上,眼前哪里还有玉清观的影子,只有残岩断壁,瓦砾石土,空气中的灵气波动,说明此处刚被人破了阵法,打杀了进去。

    一个瞬闪,苏秦进了去,来到先前住过的后院。

    便见到这样一个景象。

    常识拿着龙吟剑,躲在土盾符化做的光盾之中,一脸泪水,神情悲愤,眼中闪出决绝之意。

    场中还有五名修士,其中两名身披红色黑色长袍,背后有个硕大的火焰图案,苏秦认得,那是拜火教的标示,两人都是练气八层的修为。

    还有三名和之前李开心打扮一样,定是尸魇山的修士错不了。

    其中一少年,正指挥着一具铁甲尸,在攻击常拾,那铁甲尸力大无比,不停的拍打在那光盾上,每拍一次,就好像重锤锤击在上面,发出“轰,轰。”的声音,光盾随着锤击慢慢变得暗淡,只怕再来几次便要破碎开来。

    那少年乃是练气九层修为,指挥如同筑基期修士的铁甲尸明显有些力不从心,那铁甲尸看着动作有些许僵硬,但并不影响他的威力。

    旁边还有两名修士,练气七层修为,一人一头铜甲尸站在身边为他压阵。

    苏秦站在他们身后,无声无息,自然没有人发现他。

    他未见到常流川,心中奇怪,又在四周找了找。

    忽然,那指挥铁甲尸的少年动了动脚步,露出了前方位置。

    苏秦定睛一看,只看见一人形黑炭,保持着跪姿,立在那里。

    看见如此模样,苏秦暗叫一声不好,心想还是来迟一步。

    接着一股无名火从胸中熊熊燃起,这一次的怒火,比起当年天梯试炼见那云荡草菅人命,视他们如草芥还要猛烈的多!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