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盘问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六十三章 盘问
    苏秦只觉得这洛师姐确实不错,人长的漂亮不说,心地还很善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照顾他这种练气期弟子。

    看他们三人与那丁夏刚刚一战,应该是两败俱伤,只不过丁夏吃亏是吃大了,三具魔尸尽数被毁,苦练的金丹都被自曝,修为肯定一落千丈。

    要是碰上的是其他筑基期修士,凭借丁夏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

    他运气太差,碰上的可是问天的天才修士洛西和吴锋,而且看那逍遥派张姓修士,用出的符纸都不是凡品,特别是最后撑起护盾所使用的符纸,防御惊人,肯定也不是无名之辈。

    苏秦在瓦砾之中,找出那两具铁甲尸的遗骸,收入储物袋之中。忽然想到那丁夏虽然受了重伤,可是穷寇莫追,若是逼的急了,不知道还有后手,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接应之人,刚刚这里这么大动静都不见有夔州本土修士前来,只怕是现在整个俊河都有永州尸魇山的魔修入侵,看来与那拜火教应该脱不了关系,本土修士一时间无法脱身。

    正所谓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

    打定主意后,苏秦手握那半截铁法剑,向前跨出一步,人便消失在原地,正是他的缩地成寸。

    丁夏正在树林之中穿梭,脸色入白纸,明显法力大将,一手握着颗晶莹剔透的灵石,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个白瓷小瓶,每过一小会,便将瓶子凑在鼻尖,猛吸一口里面的气体。

    说也奇怪,此刻他法力内敛,一丝波动都没有发出,就好像是一凡人在赶路。

    忽然,丁夏之感到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到飞出去,被抵在了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干之上,低头一看,便看见一把剑柄插在胸前。

    正在惊慌之际,眼前一人忽然凭空出现,发现正是先前在破庙中见过的年轻人。

    “——你!”

    “哎呀,不好意思,力气稍微大了点!”

    丁夏觉得不对,这年轻人出现的极其古怪,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问天弟子,苏秦是也。”

    “你怎么追上来的,便是你那三位师兄师姐都未发现我的踪迹。”

    苏秦也不诓他,说道:“先前交手的时候,我留了点神识烙印在你身上。”

    丁夏面露异色,神情激动的说道:“这不可能。”

    苏秦倒是平静如水,说道:“这天下没有什么可能与不可能。”

    “哼!虎落平阳被犬欺,以你练气大圆满的修为······。”

    正当丁夏以为是这青年想要独吞功劳,拖延时间,想反杀对方时,那青年拿出一黑布,轻轻一挥,一整恐怖的气息从中传来,接着一具金色魔尸显露出来。

    “······金!金甲尸!不对,那是什么怪物·······!”

    他现在终于知道,眼前这位青年绝地不是练气修士,可是奇怪,一个夔州本地修士,怎么会炼尸,莫不是尸魇山的探子?

    苏秦很满意对方的表情,十分有耐性的解释道:“这可不是什么怪物,不过你也说对一半,按照你们尸魇山的说法,应该叫做金甲夜叉尸。”

    丁夏听见苏秦介绍,半天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单单是金甲尸,便是可以等同元婴修士战力的魔尸,就算是宗门内,也就只有元婴长老才能炼制而出,再加上‘夜叉’两字,便能知道这金甲尸是由夜叉尸体炼制而成,一个夔州本土修士怎么可能炼制出这种魔尸,太不符合常理了。

    “——你!你到底是尸魇山的修士还是夔州本地修士。”

    “不是给你说过了,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夔州逍遥派下,问天弟子啊!怎么可能是你尸魇山的修士。”苏秦想了想又说道:“对了,这具夜叉尸是你一个叫李开心的师傅处得到,具体炼尸法门也是从你那同门处得到。”

    这话说的笼统,可里面信息丰富。

    丁夏脸色阴晴不定,知道年轻人没有骗他,那李开心他认识,是段师兄得意弟子,段师兄确实有一具夜叉尸,只不过是银甲的,怎么如今再见变成金甲。

    暂且不考虑这些,如果真是这样,那段师兄和他徒弟,多半已经·······。

    再看看这年轻人,之前在破庙力好像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一场大战下来,他一点损伤都没有,当时太过混乱,如今想起,细思细恐。

    元婴修士!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说的通了。

    那他如此行事,到底要作什么?

    苏秦看差不多了,肃杀的说道:“那接下来,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可不要诓骗于我,若我觉得不对的话,也不介意多费点时间对你搜魂。”

    其实苏秦哪里会搜魂,完全是吓唬对方的。

    可是这话听在丁夏耳朵里,可是全身泛起一股凉意,如坠冰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当然知道搜魂的厉害,若真实被对方搜魂,定会魂飞魄散,要投胎重新做人都不可,完全消失于天地之间,而且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丁夏也不敢祈求活命,好像小鸡啄米一样,赶紧点头,只求苏秦看他老实的份上格外开恩。

    丁夏被苏秦一吓,自然什么事情都说了出来,乖的很。

    接下来苏秦问,丁夏答,很快就将永州尸魇山修士,大规模出现在俊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弄了个清楚。

    虽然他只是个结丹初期修士,可恰好有个叔叔是元婴长老,他知道的还挺多。

    原来永州尸魇山是拜火教请的外援,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潜入俊河,等待通知,结果他们一进入夔州俊河地界后,还是在一个月前被发现了,好几波修士从南方赶来,零星之间爆发了好几场战斗,他正是被打散了,本藏在那破庙避风头,结果还是被杀上了门来。

    这些当然不是原话,是苏秦根据只言片语,一问一答之间自己总结出来的。

    看来要有大事发生了,那拜火教还未出现,出来的都是永州尸魇山的修士,丁夏自己都不知道来这俊河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苏秦倒是有了眉目,知道他们这帮元婴期以下的尸魇山修士多半是诱饵,完全是为了吸引逍遥派注意力所用。

    逍遥派看来也派出不少弟子来了俊河,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免得被卷入进去。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