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误入蛛网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六十章 误入蛛网
    算算时日,苏秦下山已经四月,如今显露出来的修为,已经是练气大圆满的修为,当然这只是假象,可比起他下山时的练气七层已经算是突飞猛进了,不过他准备一直保持这个修为回山,借口也已经想好,就说自己外出有所顿悟。

    往年也有同门出山后回去功力大涨,借口也几乎一样,不过那些都是回到家中,要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或者是家中长辈传功才导致的。

    问天这点比较好,只要随便找个借口,自然没人理你,于是‘顿悟’这个借口都快要用难了,这是苏秦出发之前在吴先云那个包打听处听见过的。

    本想以神通缩地成寸回家,可是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无法锁定那个熟悉的故乡,又不能飞,怕吓到那些天上的仙人,无奈之下,只能怎么来怎么回,用上了世俗的手段。

    好在外出的时间还有八个月,心中盘算,此去路途虽然遥远,就权当是游山玩水。

    似是先前赶路时玩上了瘾,此时他凝结元婴,压在心头的石头已去,心情舒畅,修行上面可以缓一缓了,正是放个大假才对得起自己。

    说干就干,兜兜转转先回了广元城,戴上斗笠,怎么说他现在也是这广元城附近的名人,为人正直的苏少侠了,指不出有人认出他的相貌,引起骚动,那就扰了民,可不是他本意啊!

    购了匹良马,苏秦一身轻松,悠哉悠哉南归。

    ······

    ······

    这一日,夕阳西下,能让两架马车并驾齐驱的官道上面,一人一马远远沐浴着余晖而来。

    头戴斗笠,腰间挎剑,一袭白衣。

    这个打扮,不是游侠儿便是不知哪家的公子哥,肯定不会和修士想在一块。

    可这人实打实的便是个修士,正是赶了十天路的苏秦。

    与来时不同路,他发现这段时间,头上飞来飞去的修士逐渐增多,其中还感受到一些是问天的同门,心想怕不是北方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了低调和避嫌,于是他选择了条偏僻些的道路,反正这俊河路网发达,四通八达,条条道路都可行,躲开了容易出现修士的区域。

    路途之中,苏秦除了不吃不喝,其他与常人无异,自我封印了基本九成多法力,维持在应该有的练气大圆满境界。

    蝴蝶落入蛛网!

    有微风起。

    苏秦发现自己不小心闯入了一座阵中,那些灵气编织的蛛网,并不是为了阻止防御,而是起监视之用。

    在这阵中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逃不过被人监视。

    对于苏秦这位元婴修士来讲,这点程度的监视完全无用,想要破之只是随手之劳,但不想打草惊蛇,暴露自己,于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向前。

    此时天色已晚,苏秦又向前走了一段,便见林中有座破庙,还未走进便闻到了一股尸臭味,与那李开心一摸一样。

    苏秦已经能够确定,破庙里面定是永州尸魇山的修士,那股味道可是十分熟悉的了,不用细想,看来这监视阵法应该是针对破庙里面的人。

    此时是走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夹在中间,让人难受。

    当苏秦快要来到破庙前的时候,暗中发出的神识,终于抓到了隐藏在暗中观察之人,也摸清了那些布下监视法阵之人的身份。

    一共三人,其中两位是问天的师兄师姐,那熟悉的身份令牌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两者都是筑基中期的修士。

    还有一人是筑基后期的男性修士,穿着的是逍遥派的标志性道袍······。

    见是自己人,这时候就更不能暴露了。

    苏秦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自己误闯进了夔州本土修士与永州潜入修士之间的战场······。

    荒郊野岭,残垣断壁,一座破庙,便是没事也有事了。

    来到破庙门前,苏秦下了马来,将缰绳绑在一棵断树上面,留了个活结。

    刚一进门,便看见两个衣衫褴褛的老者,好似无家可归的乞丐,围在一堆火前取暖。

    两人目光随着苏秦进来,聚集到了他身上。

    苏秦见此,按照江湖规矩,双手抱拳行了个礼,将头上斗笠摘了下来,向旁边一扔,斗笠转着圈准确无误的挂在了一截断石柱子上面,显露出一身好功夫。

    “在下从广元城来,路过贵地,见天色已晚,想借住一宿,惊扰了各位,实在不好意思!”

    其中一位老者打量了下苏秦,接着扯着嗓子,嘶哑的说道:“小兄弟不用如此,我两人也是过客,今夜有缘,你随意即可。”

    “多谢!”

    苏秦说完便找了个偏僻的角落盘腿而坐。

    从他进门到坐下,都是一副江湖人士作风,看不出一点修士的影子。

    苏秦看起来在休息,其实一直在观察四周。

    那火堆之中,其实是一人一尸,说话的老者是结丹修为,旁边的则是他的银甲尸,地下还有两具铁甲尸隐藏在杂物之中。

    看来这人就是外面三人的目标,永州尸魇山的结丹修士。

    外面那三位筑基期修士也真是大胆,这尸道修士一人,手下有银甲尸一具,铜甲尸两具,还不要说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手段,这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嘛!

    皎洁的月光,透过屋顶的漏缝飘落下来,添了些寒意。

    那堆火不见添柴,却是好像永不熄灭一样,十分诡异。

    苏秦眯着眼睛,放松心情,想着待会一旦动起手来,自己脚底抹油,走为上策,千万不要卷入这场无谓的纷争中去就行。

    可是这世间有些事情想躲都躲不开,便是想夹着尾巴做人都是难、难、难啊!

    苏秦此时只感觉后面阴影之中多了一物,不用看也知道是那老者的铁甲尸,看来这些尸道修士,很喜欢收集武者的尸身啊······。

    苏秦睁开朦胧的双眼,恰到好处的伸了个懒腰,双手碰到那铜甲尸身上,忽然一个机灵,跳了起来,向着门外跑起,边跑还边中气十足的大声喊道:“救命啊!有鬼啊!”

    他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十分响亮,便是方圆十里都能听见。

    那尸道修士也是纳闷,这年轻人好生奇怪,自己的铁甲尸来去如风,无影无形,便是普通的筑基修士没有防备之下,也无法察觉,怎么会这么巧合伸一个懒腰,就碰到铜甲尸身上,而且看都没看上一眼就大呼小叫说有鬼。

    不过那青年早已经被看的透彻,搁在江湖之中算是一流高手,可在他眼里就是一具不错的炼尸材料而已。

    顾不上古怪,暗中命令铁甲尸将其制住,而且要活的,这样效果才好。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