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麻子与猴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十九章 麻子与猴
    虚度时光,那是不可能的。

    西山小居内的每一个少年都在拼命修炼,争取早些能够感悟气感,踏入练气。

    度过了过渡期后,不停的有少年成功踏入练气期,被林飞鱼检验后离开了西山小居,带着众人的羡慕之情被接到一重天去了。

    苏秦并不慌张,他现在智珠在握,若是想,随时都可以表现出炼气期应该有的法力,只不过他还想观察一下。

    还有就是,他发现许多同门都已经感悟气感,按道理应该不止这么点人数离开,不由觉得奇怪。

    夕阳未下,借着余晖,吴先云正在小院子中摆弄各种姿势,正是先前师兄讲解过的呼吸之法。

    入门法诀简单易懂,只要识字,都不难。

    拥有灵根的少年相比凡人其实更加聪慧,就是有那不识字的,花个几天,在西山小居有专人教授,便也和常人无疑。

    配合姿势,调整身体,一呼一吸之间自有奇妙之处。

    忽然,他站起身来,来到小院中间,打了套入门拳法,刚劲有力,虎虎生风。

    修士也注重炼体,身体是根本,没有一副好身体谈何清修。

    两两配合,内外兼修,方为圆满。

    苏秦搬了张椅子,靠在一旁。

    吴先云打了点水,洗了把脸,又将身体擦拭了下,走进苏秦,笑着开口说道:

    “麻子哥,我有预感,不出十日,应该能感悟气感,踏入炼气期了。”

    苏秦站起身来,给吴先云倒了杯茶水。

    “恭喜猴哥。”

    两人已相处了一段时间,熟悉起来,以外号相称,更显亲近。

    苏秦外号麻子,吴先云外号猴子,但都不直呼,而是加了个‘哥’字。

    吴先云与猴子外号还真是相得益彰,身体毛发较常人浓密,尖嘴猴腮,体型瘦长,双手过膝,最是擅长攀爬。

    苏秦曾经见过他三两下爬到屋顶过。

    ‘麻子’这个外号是苏秦随口说出,也是跟了多年小名,当然是在家里使用的多。

    吴先云起先觉得奇怪,苏秦面部光滑,哪里有一粒麻子,觉得好奇还特意问了问。

    苏秦只说因为小时候得了怪病,身上起了疹子,星星点点像麻子一样,因此得名。

    不过也不在乎,两人叫的旧了也习惯了。

    苏秦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吴先云,因为他总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太安静太平静,所有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这一点和他自己的策略很是相像。

    按照时间,如今三个月过去了,资质好,悟性高的早已是踏入炼气期,现在一些资质平庸的,比如说吴先云的时候也已经到了。

    可是苏秦在吴先云眼中从来没有看到一丝慌乱,每天修炼,更多的是做给人看,勤勉那只是表象,隐藏在深处的是平静,异常可怕的平静,汹涌的海面下时绝对的空寂。

    任凭波涛汹涌,我自巍然不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是太过平常也必妖。

    吴先云说道:“我暂时不准备申请去一重天,想再等一段时间。”

    苏秦说道:“应该如此。”

    是的,在后来的时间中,他发现许多同门都已成功,但都不愿去一重天,林飞鱼也默认了这一点,没有强迫那些符合资格的少年。

    一重天固然好,灵气充裕且可以选择适合自身的功法,但是也有弊端,那就是竞争激烈,去的早了反而不好,还是留在这里,趁着无忧无虑,打好基础再说。

    明显吴先云不是那类人,是为了打好基础才甘愿留在西山小居。

    这段时间的夜晚,苏秦常常能感到本属于吴先玉的房间空空荡荡,这点风吹草东可瞒不过苏秦现在的神识。

    不过那不关他的事,趁他不在,苏秦正好可以修习《上清经》。

    两人相安无事,看似亲密无间,白天常常出双入对,一到夜班便各怀秘密心事回道自己屋子中。

    有一点苏秦可以肯定,吴先云绝对无法威胁到自己,这是一种自信,也是他细心观察得出的结论。

    他发现吴先云每次见到自己,都有一种怜惜、可怜、叹息的怪异情感在眼中,若是知道了苏秦的秘密,是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苏秦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眼神,只觉得奇怪,但没有深想。

    自始至终,吴先云都无法发现苏秦的真实修为,偶有试探,苏秦反而发现了吴先云的修为,虽然他身上有一件奇异的物件,可以隔绝探查隐藏真实修为,但经不住苏秦这个怪胎的探查。

    在吴先云眼中,疯疯癫癫、痴痴呆呆怪异的苏秦,道行如此之高。

    按照他的想法,这苏秦也就是个普通平凡的少年,来到问天后,见识了超出认知的神仙术法,血腥场面,被吓的有点不正常,天赋不错,半年内应该可以到达练气期。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乃是最好的掩护,无知有时也是一种优点。

    随行的人,所有有关的名单,应该特意留意的人名都已经熟记在心,里面可没有苏秦这一号人物。

    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就算是偶尔出了纰漏,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苏秦就是最好的人证,证明自己的出身来历,平日刻苦练习,夜晚在卧房安然入睡。

    不过这段时间,吴先云发现苏秦又有变化,具体什么变化他也说不清楚,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神情,似乎都换了一个人,虽偶有怪异表现,不过还是较为正常。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下,毕竟专心于修炼后,许多杂念需要剔除,一心向道,道理自然而然能够想通,产生变化都在情理之中。

    他也曾经历过这种变化,所以觉再是正常不过。

    吴先云勉励说道:“麻子哥,你也赶快啊!到时候我们两人一起去到一重天也有照应,廖师兄在那里听说混的风生水起,被某位长老看中,已经放出话来,等他突破筑基,就收为亲传弟子,到时候我们两人日子自然好过。”

    苏秦现在才不想这么快进入一重天,在这里自由自在,听说一重天内有阵法,而且金丹长老有时也会去视察,种种因素,让他不愿前去,不过看出吴先云也是好心,于是回道:

    “猴哥说的对,我一定勤加修炼,争取早日突破。”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