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人行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作者:卖糖乐神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苏麻子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七章 三人行
    刚一上马车,苏秦就发现了里面已经有两个同龄男孩,其中一个他还有印象,正是在他之前测出一阶地灵根的小男孩,此刻眼睛红红,眼角还有泪痕,明显哭过,盯着苏秦,露出对于陌生的担忧之情。

    另外一人,看起来年龄相仿,正盘腿而坐,无悲无喜,一脸镇定的看了一眼苏秦后,招了招手,示意苏秦坐过来。

    “快坐过来,马车一动,站立不稳,可要摔跤的。”

    果然,当苏秦刚一坐好,马车就动了起来,从静止到高速移动只在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压力将他往后扯,感觉整个身体都快控制不住了。

    他早已决定将全身发力收敛,千万在正式修行前暴露自己有发力在身,所以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保持着少年该有平凡。

    若是他不是保持的坐姿,没有法力支持的情况下,一定会摔个狗吃屎。

    苏秦脱口而出:“怎么回事?”

    “用魔兽八脚马拉的马车,速度自然是极快的。”

    那人说完这句话后,车厢内那股强大的压力骤然而止。

    苏秦稳了稳身体,重新打量起说话的少年。映入眼帘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少年郎,只不过是一张枯瘦的脸,两只眼睛特别大,头发凌乱还有点油,粘在一起,好像很久没有洗过头了,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套着一件宽大的袍子,裸露出的手臂瘦的不能再瘦了,像是枯树枝一样。

    反正给苏秦的感觉就好像是这人实在太瘦了,好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

    不过对方之前善意提醒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心思,所以苏秦首先开口介绍自己:“我是天火城北的苏秦,很高兴见到两位。”

    那被测出是一阶地灵根的男孩,一听苏秦开口,立马回到:“我也是天火城西的吴先云,家里是开酒肆的。”

    “在下廖特亮。”

    苏秦一听这名字感觉真有意思,等等,这名字好熟悉,忽然想到什么,开口问到:“不好意思,你有没有一个亲戚叫做廖特虚。”

    “噢,正是我的表弟,你可认的?”

    “和我是在同一个学堂的同窗,听他说他有一个远方表哥名叫廖特亮,乃是天火城外廖家庄的少主,年纪轻轻就已经踏入修仙之路,实在让人羡慕不已,难道就是你?”

    廖特亮听见有人夸他,微微一笑说到:“如果你是指城外三十里的廖家庄,正是在下。”

    “我曾经和大人送过酒水到廖家寨,结果到了寨外就不让进了,据传里面可住着不少仙人。”吴先云此时插了一句。

    “呵呵,我也不瞒你们两个,我廖家先祖乃是一大能修士,天火城外的廖家寨正是其中一分枝,现在的家主正是在下的父亲。”

    “哇塞!”听见这样的消息,苏秦首先发出了惊叹。

    一旁的吴先云还没反应过来,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但看着苏秦发出感叹,他也跟有样学样。

    其实苏秦是因为对方透露的消息,相信能提供不少的帮助,所以假装奉承,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前往未知之地,能有个伙伴一行行动,总是有好处的。

    “我知道你们两人,苏秦是二阶地灵根,吴先云你了,是一阶段地灵根,虽然你们两人都有灵根,可未曾有进行修炼,还未踏入练气期,现在只是肉体凡胎。”

    苏秦一听廖特亮似乎知道许多修仙的事情,赶紧想办法引导他说出更多,假装作一脸崇拜的发问:

    “还请问什么叫练气期?我只听说过天火城附近的三马山有不少仙人,听你一说,仙人也有高低之分啊?”

    廖特亮一听苏秦提起三马山,一脸不屑的说:“那些也叫仙人?真是笑死我了,那些散仙浮萍无果,明月无根,过着丧家之犬一样的日子,真是可怜。不过只需要每年交上税赋,逍遥派才让他们在那定居而已。虽同样是修仙者,可他们完全是没有宗门可依靠的。”

    苏秦真是大开眼界,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三马山上的仙人们,被眼前这么个十来岁的少年说的一文不值。

    “至于练气期,则是指领悟气感,吸收天地元气为己用,将身体精血炼化成真气,简称炼精化气。”

    苏秦听廖特亮所说,想起了之前听老道讲《上清经》的时候,他就是依照老道所传之法感悟天地,吸收天地元气为己用,接着水到渠成,然后有了法力。但很可惜,老道从未讲过修为境界。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吐纳之间,将天地之中最精纯的气息融入体内,运气往返成循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看着两人都睁大眼睛在看着自己,廖特亮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好像小孩在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在同龄人面前大吹特吹,从而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那还请问廖公子如今修为如何。”这次是吴先云在一旁助攻。

    苏秦还在纳闷,一脸木讷之像的吴先云怎么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在一旁帮腔,还不直呼其名,改以‘公子’称呼。于是小心翼翼的用眼角观察,发现他看起来人畜无害,一脸诚恳,但是那眼神不时闪现出狡黠的光芒,若是不注意,很难发现,不过苏秦观察力早已入微,即便是再细小的变化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心中想到:差点被这人骗了,还以为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原来隐藏的如此之深,若是不留意,一定看不出来,如果结成伙伴,什么时候被卖了一定还满心欢喜的帮他数钱,以后一定要多留意这人。相比之下,故作深沉的廖特亮反而没有这么多心机,只是有点喜爱炫耀,这都是人之常情,应该值得深交。

    “在下不才,天赋一般,也就是个二阶天灵根,比苏秦高那么一小截。”边说边还边用手指在两人面前比了比。

    这样攀比的话,是个傻子都能听出,可苏秦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不生气,他看出来了,廖特亮是有那么点心中极度渴望获得别人的赞美,在表面却故作深沉的克制住。

    说白了——就是‘闷烧’!

    “这次天火城也就你们两人有测出灵根,而我嘛,是不用参加那种测试的,我这种人啊,只需要到了年纪直接可以进入问天学院,刚好今年这一批只有我一人够年纪,所以这次天火城一共就我们三人。”

    廖特亮并没有直接回答吴先云关于他修为的问题,而是先扯到其他地方,似乎不想正面回答。

    正当吴先云表现出一副失望的神情,廖特亮突然开口。

    “哎呀,你看我忘记给你们讲讲了,在修真界最忌讳就是直接问人修为,小吴啊,以后断不可这样问,到时候被人惦记上了就有性命之危。这次就算了,大家来之一个地方,到了问天学院后大家就是同乡也是同窗,应该互帮互助,只要有我在绝对不让人欺负你们的,要知道练气九层,我如今可是到了第五层的境界。”

    看来是苏秦想岔了,那廖特亮是故意绕来绕去,最后才直入主题,是想收两人为小弟······。

    苏秦心想,有个挡箭牌也是不错的,于是也该口:“廖公子,到了问天学院还请多多指教啊!”

    吴先云也感激表态。“廖公子,以后可就跟着你混了。”

    “不要说的这么难听,以后大家就是兄弟,来来来,我这有两颗丹药,对于你们以后修炼所帮助,当是见面礼了。”

    廖特亮脸上笑开了花,只不过他的相貌想起来慎得慌,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两颗丹药给了苏秦和吴先云两人。

    两人拿到丹药后连声道谢。

    “此丹名叫‘黄髓丹’,能增加修为,既然你们被证明有灵根,进入练气期易如反掌,你们先讲丹药服下,药力在后面慢慢炼化即可。”

    苏秦听完直接将手中丹药服下,一点也没有怀疑丹药是否有问题,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廖特亮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实力,才将这丹药拿了出来,在拿的过程之中,肉疼之色在脸上一闪而过,虽然掩饰的极好,不过还是被苏秦发现,所以这药应该只真不假,是特意拿出来笼络两人所用。

    果然,一入体内药力散开,可是对于如今的苏秦,这点药力完全没什么作用,瞬间就被吸收。

    假装不说话,其实他是在观察和他同时服用丹药的吴先云,此时是何反应,只见吴先云此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苏秦也赶紧学他摆出一整陶醉的表情。

    不一会,两人恢复了平静。

    “怎么样,这丹药第一次服用还有洗毛发伐髓,疏通经脉的作用,是不是感觉全身舒畅?”

    果然,当两人一服用后,廖特亮开始为两人讲解这丹药的具体好处,狐狸尾巴一下就露出来了,正所谓拿人手软,吃人家的嘴短。

    苏秦和吴先云心领神会,连连称是。

    接下来,两位各怀心事的少年和一位相当带头大哥的少年,共处一室,谈天说地,这其中廖特亮的话语当然是最多的,简直为两人打开了一扇了解修仙世界的窗户。廖特亮生长于修仙世家,从小耳闻目染,当然不是苏秦能比的,听的他暗暗心惊,原来人人向往的修仙之路,竟然如此残酷无情。

    说完了修仙界,又为他们讲诉了问天学院的种种规矩,还要大概的情况,可是说是相谈甚欢,廖特亮成功的当上了两人的大哥,而苏秦获得了珍贵的情报。

    吴先云呢?苏秦并不知道他的目的,只知道三人灵根最差的他和自己一样找到了靠山,还知道了这么多平时接触不到事情,当真是皆大欢喜。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