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关你什么事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归来,别来无恙作者:容心怡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归来,别来无恙》 第303章 关你什么事
    李嘉言听着方成宇这么问,心中也还是挺高兴的,看着那人对她大呼小叫态度冷淡的,其实也还没那么见外。

    毕竟认识快二十年了……

    “还不是老样子。”李嘉言故作轻松的说,在方成宇的身边挨着他坐下来了。

    方总又从鼻腔里发出声冷哼,“那你还是保重好了,你坐过去点,别靠我这么近。”

    李嘉言也还真往旁边挪了两下,“好几年不见,你过的怎么样?”女人还真是一副来叙旧的架势。

    方成宇是真渴了,捧起水杯慢慢的喝了两口。

    “还不错,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男人不太想听李嘉言在这磨磨唧唧。

    李嘉言心里想法被人看穿,不由得嘿嘿笑了两声来掩饰尴尬。

    “我想知道沈围哥住哪一间。”她偏头看向方成宇,神情带有七分讨好。

    方成宇就知道那女人不让他走就没什么好事,“告诉你沈围哥住哪间也没问题,只是你就别想进去了。”

    沈围那间房同样是指纹锁,方成宇这有张备用的房卡,连顾意手上都没都有。

    他们俩要是不开门,谁都别想进去。

    “哪间,我不进去就是了。”李嘉言脸上勾起几分笑意。

    “走廊尽头那间就是了,跟你说了,少给沈围哥添麻烦。”方成宇严肃警告。“不会给他添麻烦的……”李嘉言又呵呵的笑了两声,“那沈围哥现在在哪,在房间么?”她又看着方成宇继续追问。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方成宇非常不情愿的回了一句。

    按理说,沈围这会儿应该也还是在房里的。

    毕竟他刚刚离开的时候房里那人还说“换个姿势”什么的,一想到这些,方成宇嘴角竟勾起莫名的笑意。

    “你笑什么?”他这笑容让李嘉言觉得莫名其妙,不由得疑惑的问了句。

    方成宇当然不会告诉她她到底在笑什么,反倒是朝她凶了一眼,“关你什么事!”

    李嘉言被她凶的满腔怒火,恨不能再在他头上来一下。

    不过她到底不敢这么做,随手把男人刚塞给她的房卡扔到桌子上,“问还不能问啊!你凶什么凶。”女人语气有些嗔怪。

    方成宇又捧起水杯喝了两口,温度还是很高,他喝的十分不痛快。

    “房卡你收好了,别回头弄掉了又找我给你开门。”

    “你为什么能开我的门?”李嘉言只得又将房卡收回,她偏头看向男人眼里满是好奇,“那我岂不是很不安全?”

    方成宇嗤笑了声,“这一层的楼哪间房我不能开?不过你大可放心好了,你长的就够安全的。”

    李嘉言个子那么矮,可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方成宇摸着下巴想自己喜欢的类型,苏总监第一时间便从脑海里跳出。

    虽然方成宇的话说的不太好听,可李嘉言眼中却闪出几分跳动的火焰,她眼睛在男人手中那杯水上转了转,嘴角勾起莫名的笑容。

    “成宇,你那杯水是不是太烫了,要不我给你换一杯温的吧!”

    方成宇自己懒,没想去倒,这会儿那女人的话说到她心里去了。

    “去吧!”他欢快的将杯子搁到桌上,翘起二郎腿,“哥哥总算没白帮你扛箱子。”暗自思忖怎么这女人突然开窍了。

    李嘉言拿起杯子慢悠悠的起身,路过男人身旁时她一个不小心,杯中的水全洒了。

    方成宇顿时跳了起来,“你干什么?”男人怒吼,眼里几乎可以冒火。

    那杯水没泼到别处,不偏不移的泼到方成宇裆部。

    “成宇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嘉言惊慌失措,对男人的称呼都变了。她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用纸帮男人擦擦,可是泼水的位置又很尴尬,她想帮忙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方成宇真是有苦说不出,一杯开水,少说也有七十度了,直接浇在了他的关键位置,尽管有衣服隔着,他疼的也快跳起来了。

    哗啦啦口袋里的东西全被他掏出来扔桌上了,手机,钱包,还有房卡……

    男人一脸铁青的转身往浴室去。

    踏马的,他要是烫坏了,觉不轻饶李嘉言。

    李嘉言看着方成宇一脸痛苦心里也是有点害怕的,常常听人家说那什么疼是很疼的,方成宇这会儿是真疼吧!

    她亦步亦趋想跟着男人,却又被厉声制止住了。

    “你还跟着干什么,是不是想进来看看……”

    浴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李嘉言心虚的往里看了看,又小心翼翼的往桌子上看了看。

    终于还是悄悄的某东西塞到自己口袋了。

    方成宇进去了大概一刻钟才出来,男人一出门李嘉言便蹭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怎么样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她急忙给男人道歉。

    方成宇去浴室里查看了一下伤势,不用说,全部都红肿起来,稍微一碰就火辣辣的疼,甚至还有‘苏醒’的这个趋势。

    用冷水敷了好几下才稍微有缓解的趋势。

    这被烫到的位置这么尴尬,要去医院看看还不能。

    风流倜傥的方总,怎么能够这么狼狈的进医院呢!

    “烦躁!”男人又恨恨瞪了李嘉言一眼,抓起桌上的东西转身就走,就连走路的姿势都显出三分怪异!

    李嘉言这回可不敢留了,巴不得那人赶紧走掉!

    等方成宇出门了,李嘉言把房门锁死了,她才将刚刚悄悄拿过的东西仔细看了看。那人说他可以开这层楼的任何一间房,也不知道是不是手上这张卡。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不试试怎么会有机会!

    李嘉言先用那张卡试了试自己的门,“咔擦”一声门开了,简直不能太高兴。

    因为太兴奋了,她差点都被自己口水给呛到了。

    走廊尽头,李嘉言顺利的找到了沈围的房间,那张万能的房卡又顺利的打开了他的房门。

    沈围这会儿还没忙完,顾意洗完澡就直接睡下了。

    今天一天顾意确实觉得比较累,睡觉也睡的熟,连脑袋都埋到被子里去了。那床又是kingsize型的,她睡进去几乎不占地方,不仔细看的话几乎发现不了床上有人。

    李嘉言原本是想进来给沈围一个惊喜,这会儿房间静悄悄的,她不禁有些失望。

    “沈围哥还没回来啊!”女人慢悠悠的在房间踱步,低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床上熟睡那人也是心大,屋里进了一个人她竟全然不知。

    转了两圈,李嘉言发现这房间不对劲了,被人使用过的痕迹很明显,关键是有些东西好像还不是沈围的。

    李嘉言心顿时一沉,沈围哥该不会带女人回来了吧!

    一想到这里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甚至始终都不愿意相信沈围已经结婚这个事实!

    推开浴室,李嘉言终于还是绝望了。

    盥洗台上放着的护肤品,化妆品,不是女人的又是谁的!

    沈围哥真的带女人回来了。

    一瞬间,李嘉言怒火中烧。她大力的用手一拂,瓶瓶罐罐稀里哗啦的全部都掉了地方。

    “不要脸的臭女人!”拂到地上之后李嘉言还不解气,抬脚将瓶子踢的满屋子乱转,一边踢一边骂人。

    踢完了又把所有毛巾浴巾掼到地上,这个浴室被她这么扫荡一通,已经变得狼狈不堪。

    浴室里的动静很大,床上睡着的某人终于又苏醒的迹象。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她以为沈围回来了。四处张望了下,房间里也并没有发现人影。

    “回来了么?”顾意又朝着浴室喊了声,刚刚那声音是从浴室传来的,她以为沈围洗澡去了。

    说着便翻身下床,正好口渴,顾意打算给自己倒杯水喝。

    李嘉言正在气头上,冷不丁的听到外面有声响,她又急忙往外去。

    两个女人一打照面,双双也都愣住了。

    “是你?”

    “你怎么在这里?”

    顾意和李嘉言同时发问,但很明显,诧异更多的是顾意。

    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睡觉睡的好好的,怎么一醒来就看到李嘉言这女人。

    李嘉言恨恨一跺脚,“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是你?”她双眼红红的,似乎要在顾意身上剜出两个洞。

    顾意再三确认了下,发现眼前这个人女人真的是李嘉言,她勾唇一笑,完全是被那女人给气笑的。

    “你觉得是谁?”离着那人两米远,顾意满脸戒备,“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嘉言从鼻腔里发出声冷哼,“当然是沈围哥让我进来的。”她趾高气昂的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房卡,“沈围哥让我告诉你,立刻从这里滚出去。”

    顾意被气的头疼,她也不可能完全相信李嘉言的话。

    沈围走之前还警告她说让她今晚老老实实呆在房里,不可能转个身就让她走人。

    她朝着浴室门口那人冷笑一声,径自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束了一下睡袍腰带。端着水杯,顾意慢悠悠的走到沙发上,叠起双腿优雅的坐着。

    “真是好笑,你是他什么人,让我从这里滚出去?”她俨然一幅女主人的姿态,“你从这里滚出去是不是更合理一点?”

    沈围让她离李嘉言远点,她不靠近就是了。

    但是那女人要主动找上门来,她可就没必要再忍了。上次李嘉言假装摔倒陷害她,这事她可还没忘。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对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压根不用客气。

    李嘉言被顾意气的脸色发红,一个气息不顺又开始咳嗽起来。“你不要以为嫁给沈围哥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沈围哥根本不爱你,沈围哥爱的是我!”她一边咳一边冲着顾意大声咆哮。

    有些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喜欢放在嘴上显摆。

    顾意又凉薄的笑了笑,这笑容同沈围如出一辙,“嫁给他不算什么了不起,那你怎么不嫁给他?”顾意慢条斯理的说着,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李嘉言被怼的说不出话来,眼泪哗哗直掉。

    “沈围哥答应过我,会跟你离婚的,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思索了下李嘉言又缓缓开口,“他已经和我说了,跟你结婚就是为了给我治病!”

    顾意闻言脸色铁青,尽管这事的真相她早就知道,一次一次的被人拿出来说,她也是觉得厌烦。

    “那你还是等他先跟我离了婚再说吧!”杯子被人用力的磕在桌子上,“你是要自己走出去,还是要我送你出去?”顾意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

    李嘉言依旧愣在原地,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沈围哥呢,他在哪里?”女人依旧不死心的问。

    顾意脸上笑意加深,“你沈围哥不是全心全意爱你么,你怎么不知道她在哪里?”

    那话说的讽刺十足,可也竟有分不易察觉的醋意。

    还不等李嘉言开口顾意又接着说,“别再想继续用你那苦肉计,房间里有监控,我可没靠近你。”

    那女人体弱多病顾意也是知道的,万一要是病发死在这房间里,顾意怕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李嘉言恨恨的瞪了顾意两眼,终于还是抬脚走了出去。

    她觉得十分委屈,掏出手机想给沈围打个电话,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次是她偷偷跑出来的,说到底还是不敢打。

    顾意等到李嘉言出去了,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赶紧走到房门口将防盗锁给锁上,真是魔怔了,睡个觉睡的好好的,醒来就看见个瘟神。

    碰碰不得,挨挨不得,好在用激将法把那人给弄走了。

    一时间顾意也有点疑惑,那房卡李嘉言怎么会有,该不会真的是沈围给她的?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原本以为睡了很久,其实也才不过晚上十点。

    沈围这个点还没回……

    不管了,到底怎么样等沈围回来问清楚比较好,自己一个人在这瞎猜也够伤神的。

    被李嘉言这么一闹,顾意的睡意也散了大半。

    想去浴室洗把脸,然一进门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毛巾浴巾乱七八糟的裹在地上,牙膏牙刷也胡乱散倒。

    更重要的是她的护肤套装,全部被那女人给毁了。

    顾意几欲暴走,“王八蛋……”她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刚刚真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放李嘉言走,就应该把她脑袋按到水池里,淹她两分钟。

    就在顾意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门外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

    顾意警惕,“谁啊!”走到门边她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