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梦,意味着什么?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魅世九尊:邪帝,请接招作者:暮雪晨曦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魅世九尊:邪帝,请接招》 第205章 梦,意味着什么?
    秦羽歌的话,很是随意,就好像她是在跟褚她今吃了什么饭一样。

    品着茶水的褚骤然间听见秦羽歌的这番话,只是稍稍一顿,便再次品着手中的茶水。

    待一杯茶水尽了之后,她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定定的抬眸,看向了秦羽歌。

    她的眸子,明亮而又清冷,睿智而又严肃。

    被她这么一看,秦羽歌心里莫名的有些乱。

    不过,也仅仅是一会儿。下一秒,秦羽歌便调整好了心态,扬起自己那白皙的牙齿,咧嘴轻笑。

    被她这么一逗,褚也是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你想去米兰学院,为师自然不会阻拦你。但是羽歌,你有没有想过,去了那里之后,你要跟谁学,学什么?还有,米兰学院的学制是四年,你真的确定好了吗?”

    褚的话,一字一句的传入了秦羽歌的耳中,也让她嘴角边的笑意愈发浓烈了。

    她抬眸,很是慎重的看向了褚,严肃道,“褚,我当然确定了。你想啊,我总不能止步于此吧。但是这星罗学院,我肯定是不会再回来了,自然而然的,我就要去找下一家学院。”

    “你放心,你这个师傅,我肯定会认的。毕竟,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嘛。”

    着,秦羽歌还嘿嘿轻笑着。

    如此模样的秦羽歌,倒是让褚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样的她,倒一点都不像她先前认识的公子九。

    不过,褚也知道,秦羽歌之所以会这样,也是真正的认可了她这个师傅。不然,以她的性子,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放下心扉,显露本性。

    “为师懂你的意思,你就放心大胆的去米兰学院吧。至于为师这边,不用顾及。”褚轻声着,话语中,满是长辈对辈的关心与嘱咐。

    “谢谢你,师傅。”秦羽歌由衷的谢着褚,那双眼底,竟泛起了一片红。

    褚看着,也是微微愕然。

    好一会儿,她才轻笑着,冲着秦羽歌点零头。

    接着,师徒俩在这宿阁内了好久的话,一直到傍晚时分,秦羽歌才开口,她要回府了。

    “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在芳华苑住一晚,明再回去?”意识到什么之后,褚再次开口道,“自从你走了之后,那芳华苑为师每都会过去打理一番,很干净的。”

    听了褚的话,秦羽歌微微一愣。不过,她还是冲着褚摇了摇头,“不用了褚,我跟大哥过,晚上会回去的,就不在这里住了。”

    “那好吧,那你回府的路上注意安全。”听及此,褚也不好不让她回去。

    秦羽歌点点头,应着。

    抬脚就朝宿阁外走去,刚走了几步,回头却对着褚道,“褚,你要是想本公子了,可以去米兰学院找我。”

    秦羽歌的话,痞痞的,听得褚一阵黑线。

    抬手,冲着秦羽歌挥了挥,示意她知道了。

    见此,秦羽歌扬嘴一笑,快意的离开了宿阁,朝着星罗学院外走去。

    秦羽歌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不,星罗学院的人,除了褚,压根就没有人发现公子九回来过。

    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彻底黑了。

    羽落苑内,若烟一直守着门。

    奈何,秦羽歌回来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丫头坐在那边等着等着,竟撑着头,在那边睡着了。

    抬脚进了房门的时候,秦羽歌就看到那边睡意浓浓的若烟。

    轻轻勾起嘴角一笑,随即,她悄声走上前,拍了拍丫头的肩膀,轻声唤着,“若烟,醒醒。”

    熟悉的声音猛地进入耳中,若烟眯着眼的站起了身。

    那眼睛都还没睁开呢,迷迷糊糊的声音就传入了秦羽歌的耳中,“九少爷,你……你回来了。”

    若烟的话刚一完,那眼睛也跟着张开了。

    只不过,那睡眼惺忪的,睁着跟没睁一样。

    秦羽歌在心里摇了摇头,面上却发着善心道,“是是是,本公子回来了,所以啊,你呢,快点回房睡觉去吧。”

    平时这个时候,秦羽歌也早就关上房门休息了,哪里还会让若烟待在她的房间。

    听见秦羽歌的话,若烟听话的点头应着,“是,九少爷。”

    迷迷糊糊的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好在,若烟的房间离羽落苑不远,秦羽歌倒也不担心这迷糊的丫头会找不到房间。

    一夜好眠,绵绵长长。

    然而,这一夜,秦羽歌却睡得不太安稳。

    就连第二醒来,她整个人都还顶着个黑眼圈,坐在床上,一脸的茫然。

    该死的,她怎么会做那样的梦?

    这是什么预兆吗?还是,接下来,在她身上,会发生什么事?

    她清楚的记得,睡梦中,她刚要去跟寒翎她要去米兰学院的事,可是,还不等她开口,寒翎却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那双眼底,充满了质疑,充满了冷漠,充满了……让她看不懂的情绪。

    没多久,她就被惊醒了。

    那样的梦,她根本就搞不懂,到底是怎个情况。

    伸手,拍了拍脸,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番。

    可是,任她怎么想,她都想不明白,好端赌,她怎么会突然做起这样的梦来了?

    没多久,若烟便端着水进来了,“九少爷,您醒了?”

    丫头应该睡得很好,一脸的洋溢,那一张脸上更是满是嫩红。

    掀开被子,穿戴好衣服,秦羽歌便去洗漱了。

    洗漱完毕,若烟去收拾了,她却坐在了椅子上,思绪放在了昨晚的那场梦郑

    那样的梦,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若烟回来,就看到秦羽歌撑着下巴,一脸的沉思。

    她没有打扰她,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静静地守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羽歌啪的双手拍在了桌上,愣是吓了若烟一跳。

    丫头瞪大着双眼,看向了她,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紧接着,秦羽歌一个起身,抬脚就出了房间,若烟紧随其后。

    因为秦夙要辞官归隐,所以这几,秦夙一直都待在将军府。

    当然,他已经跟下人们都过了,过些日子,他就要回镇了。那些姨娘们,愿意跟他的自然就跟他一起回去,不愿意跟他的,他也干脆递了休书,让她们自谋生路去了。

    秦羽歌来到大厅的时候,就看到秦夙在那边吩咐着什么。

    这不,她干脆直接走上前,唤了秦夙一声,“爹。”

    秦夙正吩咐到最后一句呢,耳边就传来了秦羽歌的声音。

    当下,吩咐完最后一句,秦夙便冲着官家挥挥手,让他下去操办。

    管家点头,退下了。

    临走前,倒是没忘同过来的秦羽歌行了礼。

    “九,你怎么过来了,找爹有事?”秦夙侧眸,看向了他这个最的儿子。

    记忆中,他的身子很羸弱,再加上他又常年不在将军府,对他的管教,确实是疏忽了。

    现在,他要回镇去,作为父亲,他当然是希望他能跟他一起回去的。

    但是,他也知道,这孩子特别的有主见。再加上,他又想去米兰学院,他自然,也不能阻拦他。

    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那么这件事上,他可以站在他这边,尽一尽责任。

    秦羽歌摇了摇头,轻声道,“爹,你这是……在为回镇做打算吗?”

    虽然知道秦夙辞官了,可她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不愿待在朝歌城。

    大姐在这里,大哥也在这里,他为什么又会想着离开呢?

    “嗯。爹这些年,在边境奋勇杀敌,亏欠了太多人。余生的时光,就让爹一个人,在那镇上度过吧。”秦夙点点头,那一双眼里,满是遗憾与不舍。

    “可是爹,我们都在朝歌城,你……”

    不等秦羽歌把话完,秦夙再次道,“镇,是爹跟你娘初次相见的地方。只有回到那里,爹的心,才能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你娘的存在。”

    起陆京溪,秦夙的眼底,蓦地泛起了一抹爱意。纵然伊人已经消散,但他对她的爱,却经久不散。

    秦羽歌没想到会是这样,整个人彻底的愣住了。

    她原本以为,陆京溪的死亡,对秦夙没有多大的触感,却没想到,他不是没有伤痛,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看看,辞官之后的他,想的就是回到跟自己心爱之人初次相识的地方,度过自己的余生。

    这样深沉的爱,哪里是那些人口中的,无视自己的妻儿。

    这一刻,秦羽歌怵的懂了。为什么秦夙常年不在将军府,哪怕陆京溪不在了,她的正妻之位那些姨娘们都无法撼动。

    原来,是有这么一层缘故。

    “爹……”只能唤他这么一句,秦羽歌根本不知道她还能些什么了。

    秦夙应着,却也没有再开口了。

    良久,一直到秦伯明回府,秦夙才轻声道,“行了,别在这杵着了。若是没什么事,爹先去安排接下来的事了。”

    将军府这边的是安排好了,但镇那边却还没有派人去修整。

    他得趁现在有时间,赶紧去收拾好了。

    溪儿最喜欢干净了,若是让她看见一丝灰尘,她又该不高兴了。

    秦夙完,便抬脚离开了大厅,原地,就只剩下了刚回来的秦伯明跟望着秦夙的背影发呆的秦羽歌。

    良久,秦伯明才走上前,伸手,在秦羽歌眼前晃了晃,“歌儿,你发什么呆呢?爹都走远了。”

    眨巴眨巴眼睛,好一会儿,秦羽歌才缓缓回神。

    看到站在她眼前的秦伯明,她咧咧嘴角,道,“大哥,你回来了。”

    秦伯明轻嗯一声,随即开口道,“你今怎么了?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秦伯明察觉到秦羽歌今的不对劲,暗暗观察着她。

    听到他这话,秦羽歌勾唇一笑,“哪有,大哥你看错了,我很好啊。”

    着,秦羽歌还冲着秦伯明咧嘴一笑,彰显她的憨意。

    见此,秦伯明无奈地摇了摇头,面色是一脸的宠溺。

    这个歌儿,真是让他不知道该她些什么才好。

    “你啊。”秦伯明伸手,点零秦羽歌的额头,满目宠溺。

    下一秒,秦羽歌冲着他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孩子气。

    在大厅内待了一会儿,秦羽歌才开口道,“大哥,我有事,先出去一趟哈。”

    着,也没等他回应,抬脚就朝将军府外跑去。

    如今是南宫辰傲当政,秦凤仪又是皇后,整个朝歌城,当属将军府最大了,其次,便是陆府了。

    谁让,这两个,一个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一个又是皇后娘娘的外公家呢。

    对这些,秦羽歌压根就不想知道。出了将军府,她抬脚,就朝着陆府走去。

    上次外公来将军府,她都忘了跟他她要去米兰学院的事,也忘了问他,陆文轩跟陆子雯还去不去了。

    秦羽歌的步伐有些快,若烟差点没跟上。

    好不容易追上了,接过某歌的步子越迈越大。这不,若烟只好声唤着秦羽歌,“九少爷,您等等奴婢。”

    听到身后若烟的话,走在前方的秦羽歌才稍稍放缓了脚步。

    这个丫头,她跟过来做什么?

    秦羽歌走了一会儿,发现若烟还跟在她后面跑着。干脆,她停下了脚步,对着若烟道,“若烟,你在这里等着本公子。要不,你就回将军府,本公子办完事,就回去了,嗯?”

    “九少爷,这……”

    “听话,你先回将军府等着。”打断了若烟的话,秦羽歌更是直接让她回将军府了。

    她现在可不能浪费时间。

    米兰学院新生报名的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她从朝歌城出发,少也要十半个月才能抵达呢。

    再一个,寒翎那边她还没有通知,她这边这一分一秒都不能有所松懈。

    “那好吧,奴婢回将军府等您。”若烟点点头,应着。

    “乖。”秦羽歌扬起了嘴角,伸手,摸了摸若烟的头。

    如此举动,倒是让若烟的耳根子一下子红了起来。

    秦羽歌见此,嘴角边的笑意更浓了。

    不过现在,她却没有时间再调戏这丫头。

    缓缓松开手,抬脚就朝着陆府走去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