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2踏脚石原配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作者:红叶似火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 第22章 022踏脚石原配
    在娱乐圈混的没几个不是人精, 编导从沈容和黄大明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察觉到这两人应该认识, 而且从这两人针尖对麦芒的气氛来看, 两人应该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一男一女, 反目成仇, 还能为了什么,十有**是情债呗。

    啧啧,这可是一个很劲爆的话题,服务员和历史学博士不得不说的往事?若这两人, 尤其是沈容要是能挺过前几轮,引起一定的关注,两人在赛场上相遇,火花四溅, 再爆出她跟黄大明的恩怨情仇,肯定很吸睛。他们这个区的流量一定也会比其他地区高多了。

    这个年代,收视率, 网络点击是评判一档节目受不受欢迎最直观的数据。他跟其他几个区的负责人之间也是有竞争的, 如果分区塞的时候,各项数据远远领先其他几个区, 他岂不是就能脱颖而出。至于炒作, 身为一个娱乐人,不会炒作, 还玩什么?

    从沈容身上找到爆点后, 编导的态度立即变了, 微笑着往后一指说:“试试吧, 三个问题,回答得上来,就可以报名!”

    这是报名的流程,算是做一个最基本的筛选,否则总不能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去,万一弄个对历史一无所知的文盲上去,一道题都答不上来,怎么办?这不是败节目组的观众缘吗?

    当然这也是对沈容的一个小小的考验,若是连这关都过不了,那也别提后面的关卡了,就是上去了也撑不过第一关,更别提跟黄大明对阵了。编导扭头,支着下巴,盯着沈容,希望她能有点真本事,撑得尽可能的久一点,最好在分区半决赛的时候再跟黄大明相遇。没办法,毕竟只是分区比赛,前期的流量肯定不会很高。

    编导后面,安放着一张桌子,坐在一对年轻男女,他们面前放了一个盒子,里面有许多被面朝上的卡片。沈容走过去后,两人笑着邀请她坐下,然后那个女工作人员随机从盒子里抽出一张卡片,问沈容:“下面请答题,著名诗作《已亥杂诗》的作者是清朝的哪位改良主义思想家?”

    听到这个题目,旁观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首诗很出名,以前还在课本上出现过,她应该能答得上来才对。

    沈容也不负他们的期望,干脆利落地吐出了作者的名字:“龚自珍!”

    接着男的从面前的盒子里抽出一张卡片,问道:“我国的科举制度正式形成于哪个朝代?”

    这个初中历史课本上就讲过,稍有历史常识的人应该都说得出来。

    果然,沈容也知道:“隋朝!”

    女的接着问:“我国第一部字典是?”

    这个知识点有点偏,别说沈容,连在场许多非历史专业的大学生都说不出答案。见沈容没有第一时间说答案,大家都有些惋惜地看着她。

    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现在还只是开始,正式进入比赛,题目会更难,这关都通过不了,上去肯定也是一轮跪。

    相对于大家的可惜,黄大明抑制不住地翘起了唇角,鄙夷地看着沈容,以为偷偷看了几天历史书,就有资格参加这档节目了,也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真以为这是玩过家家呢,一个初中都未毕业的半文盲,还想挑战他?他等着看沈容颜面扫地,灰溜溜地滚出a大。

    沈容把他的得意收入眼底,心道,看来那三十万给黄大明的压力不小啊,这就沉不住气了,喜怒形于色,太不像他以往的作风了。

    “《说文解字》。”沈容给了黄大明一个挑衅的眼神,菱唇一张,轻飘飘地说出了答案。

    还真知道啊,不错。编导鼓了鼓掌:“看来沈女士是用了心的。恭喜沈女士通过了报名测试,欢迎加入我们的节目,我们非常期待你在台上的表现,加油!”

    这热情的待遇连黄大明这样的历史学博士都没有。

    黄大明面沉如水,扭头就走,但刚跨出一步,就被沈容给叫住了:“黄博士,说好的道歉呢!”

    不等黄大明转身,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沈容,这是你自找的!别说分区冠军,你要能通过报名,我就当面给你道歉!”

    黄大明如遭雷击,脚步如有千斤重,抬都抬不起来。他感觉四周的人似乎都在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这个时候走了,不到明天,他的“好名声”就会传出去!

    黄大明没辙,只能转身,然后一眼就看到沈容高举着手机,轻轻晃着,那熟悉的声音和语调都是从里面冒出来的。

    “你录了音!”黄大明气得磨牙。那眼神恨不得把沈容给生吞了。

    对比他的气急败坏,沈容就要冷静得多了,她扬起全新的苹果新款手机,故意将缺了一口的苹果标志对准他,笑得那个漫不经心:“买了个新手机,花了一万五,512g的,最高配置,我试试录音效果怎么样,看样子还不错嘛,声音一点都没失真,一分钱一分货这话果然有道理!”

    一万五!一个手机就一万五,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黄大明,因为这手机其实是他这个冤大头付的账。自己欠了一屁股的债,每个月花呗、京东金融、微粒贷加起来连本带息就要还上万块,还有十万块没到期的网贷,眼看到月底了,他头发都快愁白了,沈容竟然还去买这种奢侈品!

    而且除了手机,她身上的衣服、鞋子、配饰都鸟枪换炮了。以往沈容每天都穿着前几年买的,洗得泛白的地摊货t恤,牛仔裤。今天她竟然穿了一条漂亮的红裙子,裙子上面还有个logo,黄大明在史文馨的衣服上见过。那双细高跟的红色凉鞋,看起来也绝不是什么便宜货,她这一身怎么也要上千吧!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逼着他拿了那么多钱,结果就去这么奢侈、浪费、享乐,丝毫不念旧情。黄大明气得肝都快炸了,满脸通红。

    旁边的人不知道他在气什么,都觉得很奇怪。史文馨偏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有好奇还有恶作剧:“黄师兄,不就道个歉吗?小事而已,那姑娘确实不错啊,服务员能通过节目组的报名测试,说不定有两把刷子呢!”

    她的声音拉回了黄大明的理智,他死死攥紧了拳头,阴沉地瞥了沈容一眼,丢下硬邦邦的一句:“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低瞧了你!”

    “错,是狗眼看人低才对!”沈容义正言辞的纠正他,引来哄堂大笑。

    连编导和几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了,可不就是狗眼看人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黄大明看不起沈容,当然,两人在学历方面确实存在很大的差距,这也是客观事实。

    其实黄大明真跟沈容对起来,他很不占优势,因为他赢了,是理所当然的事,堂堂历史学博士赢一个初中未毕业的服务生,有多光彩吗?相反的是,万一他输了,这简直就是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乐子,沈容将踩在他的头上名利双收。

    当然,后者的几率微乎其微。但只要稍有理智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件事的利弊,编导捏着下巴很是狐疑,黄大明怎么会如此沉不住气,非要跟沈容杠上,莫非,是沈容甩了他?或者给他带了绿帽子?除了这个他想不出其他原因。

    得亏黄大明不知道他心头所想,不然肯定会气得吐血。

    就这样,黄大明走的时候也面红耳赤,脚步匆匆,一瞧就恼羞成怒了。

    编导收回了目光,打量沈容的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个宝藏女孩。这姑娘有点意思啊,嘴巴犀利,性格霸道直接,很有个性,极易讨年轻观众的喜欢。而且她身上似乎还藏着不少秘密,别的不说,就她这谈吐和反应极快的思维就不像是个没念多少书的人,当然更引人注目的是她手上那块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一万五,得要服务员小半年的工资吧!

    有这个疑惑,编导也直接问了出来。

    闻言,沈容举起手机,大大方方地展示在编导面前,口吻轻描淡写:“你说这个啊,我要债要回来买的。以前我可傻了,自己省吃俭用,什么都舍不得,最后便宜了别人,以后不会了。人啊,得对自己好点!”

    似乎好像很有深意的样子,编导继续追问:“你小小年纪人生感悟还挺深的嘛,能不能跟咱们分享分享?”

    要分享也不是现在这时候啊!沈容微笑不语。

    编导也不强求,今天挖到沈容这个意外,他已经很满足了。这个姑娘身份够特殊,又跟他们这区的种子选手黄大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去,两人一碰着就跟火星撞了地球一样,这剑拔弩张的气势太吸引人眼球了,光想编导就觉得激动。

    他有种预感,沈容只要能在节目上走下去,一定会爆。

    他笑眯眯地说:“沈女士,第一轮比赛的具体时间,我们会通知你,请你在报名表上填上你的个人信息,尤其是联系方式,我们将会通过电话,短信和邮箱三种方式通知你,请确保你的联系方式畅通,以免错过了我们的通知!”

    “好的,谢谢。”沈容微笑着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报名表,飞快地填好,交了上去。

    工作人员收了报名表,递给沈容一份参赛流程:“沈女士,这是大致的参赛流程和时间安排。你回去看一看,将时间调整好!”

    “好,谢谢。”沈容拿起参赛流程,笑容满面地出了体育馆。

    刚出门,没走多远,她就看见斜靠在路边法国梧桐树上的史文馨。

    史文馨抱着胳膊,穿着一条民族风长裙,裙摆有些大,随着清风一扬,裙角飞起,给她那张只能算中等的脸增色了不少。

    沈容不想理她,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谁料史文馨却主动叫住了她:“沈容!”

    “有事?”沈容停下了脚步,淡淡地问。

    “确实有点事想问问你。”史文馨站直了身,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走到沈容面前,非常直白地问她,“黄大明是个什么样的人?”

    沈容有点诧异,忍不住笑了出来:“你问我?没搞错吧,你见过几个前任能说对方好话的?别逗了!”

    她对黄大明和史文馨的事可没什么兴趣。史文馨虽然不算什么彻头彻尾的坏人,原主的悲剧也跟她没直接的关系。但她明明知道黄大明有一个交往了很多年的女朋友,还跟对方暧昧也是事实。她并不无辜,如果她要真着了黄大明的道,那也是她咎由自取,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沈容不会害她,报复她,但也不会提醒她。她最后跟黄大明究竟会不会走到一块儿,全看她的选择。

    但史文馨显然是个执拗,而且很自我的人,她不顾沈容的意愿,继续道:“我就想听听你的意见呢!”

    沈容这次一个字都没回她,直接走了。

    史文馨似乎是没遇到过地位差她这么远,却不买她账的人,气得跳脚,撅起嘴说:“难怪黄大明说你不讨喜呢,你这性格就跟粪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回答她的是沈容从容远去的背影。

    这段小插曲没有在沈容心里留下一丝痕迹。现在时间紧迫,她哪有功夫去关心黄大明跟谁在一块儿啊。

    离开了a大,沈容就回去继续看书背题了,直到中午吃饭那会儿,她才有空玩一下手机。

    这个时候自然要跟好战友汇报一下战绩了,大家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了。沈容打开微信,给李扬发了条信息过去:我通过报名了,而且啊当着黄大明的面狠狠地打了他的脸!那家伙,以为他是个博士就了不起了,赌我连报名测试都通不过,哈哈哈,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结果老半天,李扬那边竟然又给她甩了一个文档过来:农学汇总!

    沈容以头磕桌子,大兄弟,你发过来的“文化汇总”、“朝代古都更替”、“医学汇总”、“政治变革汇总”、“名人事迹汇总”等一大堆汇总都还没看完呢,新的又来了,真当她是铁人,不用睡觉啊。

    沈容给他发了一个“卒jpg”的表情包小人去。

    发完这个表情包,沈容三两口扒完饭,就开始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学习中。她虽然偶尔会朝李扬开玩笑似的抱怨两句,但她心里清楚,李扬整理这些资料花费的功夫和精力并不少。

    一个毫不相干的小伙子都这么努力了,她怎么能不努力呢?不努力对得起李扬整理的这堆资料吗?

    接下来半个月,沈容连房门都很少跨出去,甚至连房子也没找,就这么住在酒店里,以酒店为家,除了吃饭、睡觉和每天半小时的定时锻炼,她连蹲厕所的时间都在看资料,背各种历史知识。

    这段时间,跟李扬的联系也少得可怜,聊天框里基本上是李扬发一份整理的资料给她,她说声谢谢就完了。

    倒是黄大明不知怎么回事,七月初的时候,给沈容打了好几个电话。沈容开始没接,后来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反正现在也没人找她,至于黄大明,他爱打便打呗,反正浪费的又不是她的时间。

    连打了两天,近百个电话,见沈容真不接他电话,黄大明总算消停了,有几天没打电话过来。沈容还以为他是放弃了,哪晓得7月9号那天,竟然接到了原主父亲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段就直接问道:“阿容,我到a大了,你在哪里?赶紧过来!”

    a大?原主的父亲这辈子就来过一次,把他那不成器的女儿带回去。

    说起来,这位老村长其实是个很耿直的人,就因为黄大明拿出那么一堆艳、照就做主让女儿跟黄大明“离婚”了,这简直可以入选“中国好岳父”了。

    但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独断专横,对子女的控制欲很强。沈容放下了打印出来的资料,往后一仰,靠到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故作惊讶地问:“爸,你怎么来了?”

    黄大明这狗东西,自己不接他电话,他就把老村长给弄来了。呵呵,以为她会吃这一套,天真!

    果然,老村长的大嗓门马上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语气带着浓浓的责备:“哼,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好事呢!你自己说说,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跟大明离婚,还逼着大明拿出那么大一笔钱,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沈容听了火冒三丈,对这个老村长的印象急转直下:“我纠正你一点,我跟黄大明没有领证,法律并不认可我跟他的关系,我们顶多只是分手了,黄大明是个博士,他不会蠢得连这点常识都不清楚。第二,你就不想想,我又没拿刀架在黄大明的脖子上,黄大明为什么会答应给我那么一大笔钱,这只能说明他心虚,他理亏!”

    “你还狡辩,快把钱拿过来,还给大明。这都是大明找人借的,要还利息的,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你进城几年,怎么变成这样了!”老村长似乎痛心疾首。

    沈容这下明白黄大明把他从老家请来的目的了,感情是想要回钱,真是做梦!她就是打水漂了,也不可能便宜黄大明。

    “爸,喂,喂,喂,你说什么,我这里信号不好,听不清……”沈容平静下来,脸上挂着冷笑,语气却非常寻常,一副听不清对方说话的焦急模样,装模作样了几十秒,她又说,“现在听不清,哎呀,等我换个地方,信号好点了再给你打过去!”

    说完,沈容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把手机给调成了飞行模式。黄大明既然把老村长找来了,那就他自己招待老村长呗,他以为自己会怕?真是笑话,现在先让黄大明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也让老村长见识见识黄大明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要知道,这可是城里,吃穿住用行,就连喝口水也得花钱,而黄大明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她倒要看看,黄大明能撑多久!

    电话另一头的老村长看着挂断的电话傻眼了,他拿起自己的老年机,使劲甩了甩,一脸纳闷:“怎么就听不见了呢,不是说城里信号更好的嘛!”

    黄大明见他这副样子,心就开始下沉。偏偏现在还用得着老村长,他还得哄着他:“爸,阿容怎么说?她什么时候过来?”

    老村长面带愁色:“她那边信号好像很不好,电话挂了,说一会儿信号好了再给我打电话。”

    黄大明直觉不信,他一把接过老村长手里的电话,然后拨了过去,结果真的是移动服务商那刻板的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现在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泼在黄大明头上,泼得他心里哇凉哇凉的。他不信邪,又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遍,前几天,他是能打通沈容手机的,只是沈容不接而已,结果今天里面竟然拨不通了。

    黄大明可不会相信那么巧,沈容她爹一来,她的手机就拨不通了。

    但老村长不这么想,听到他的手机里也是服务商的那句提示,他看着黄大明,一副“你看我没骗你”的样子:“看吧,真拨不通,这城里的信号也不比咱们乡下好多少嘛!”

    也就你相信信号真差!黄大明心里怄得慌,但又不能再多说。

    毕竟老村长到底是沈容的父亲,他在自己面前一副偏袒自己的模样,说到底,真正心疼,爱的还是他的亲生女儿,不可能越过自己这个“女婿”去。

    沈容的坏话偶尔能说,但不能一直说,说多了,老村长心里肯定对他有意见。至于沈容是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要不了一天就能知道,毕竟没有谁的电话会整天都拨不通嘛!

    想到这里,黄大明压制住心里的烦躁和不爽,一副殷勤和善的样子,对老村长说:“爸,走吧,我带你去吃吃饭,休息一会儿,你这么远来,辛苦了!”

    老村长拎着包,点了点头:“好,那咱们去你们食堂吃吧,听说食堂最便宜。”

    黄大明本来就是这个意思的,但被老村长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他还能带他去食堂吃吗?以后村长回了村里怎么说他,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指望着村长帮他办事呢!

    他在三大平台借的钱,这个月要还一笔,他身上根本拿不出来,上次还沈容钱,把能借的也都借了。本来还想找同寝的老四借点钱来度过这个月,谁知道老四竟找借口不肯借,说什么钱买了新电脑,花光了。

    眼看要违约了,第一笔钱都还不上,平台肯定会催债,搞不好还会传到学校里,黄大明急了,想到沈容竟然大手大脚的,又是买一万多的手机,又是新衣服、新鞋子的,他又把主意打到了沈容头上。与其让她那么浪费,不如把自己这笔钱还回来,让自己先把窟窿填上。

    但沈容一直不接他的电话,他最后不得已,把主意打到了老村长头上。沈容一向听她爸的话,她爸一来,就不信她还不乖乖把钱吐出来,至于以后,老村长来几天就会走,以后也管不了他。

    结果,他算到了一切,就是没算到沈容如此不配合。

    黄大明心里憋屈得慌,但还是耐着性子哄老村长:“哪能呢,爸,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当然要请你去吃顿好的了!”

    说着他接过老村长的包,领着他去了校园外一个看起来窗明几净,其实花不了多少钱的小饭馆,点了两荤一素,花了五十多块。

    这点钱就让黄大明心疼不已,没办法,他现在背了一屁股的债,又没了沈容的那笔收入,每个月只能靠国家补贴、导师的那点补贴过日子。这点收入,也就够个生活费而已。

    好在老村长没见过世面,又节省惯了,竟还一个劲儿地唠叨他太浪费了,太花钱了,下回买两个馒头回来,喝点热水,兑付就是一顿了。

    饭吃完了,新的问题来了,老村长住哪儿呢?

    就是学校外面最便宜的小旅馆也是百八十一晚上,就更别提其他连锁宾馆之类的了。

    老村长见他提着包没动,打了个哈欠说:“我就去你们宿舍打个地铺将就几天吧!”

    这怎么行?老一辈可没什么隐私,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的观念,万一在宿舍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什么都抖落了出来,怎么办?

    黄大明当然不能让他去住宿舍,脸上堆着笑说:“这哪能呢,爸,你这么老大远的来一趟,我怎么能让你去咱们宿舍打地铺。走,我带你去开间房,你今晚就住这儿。”

    他就在学校旁边的小旅馆,开了一间便宜的房间给老村长,然后还带着老村长用小旅馆里的各种电器:“爸,这是空调,开着很凉快,夏天开这个睡觉最舒服了。还有这是电视,遥控器在这儿,这是浴室,都是热水,洗着很舒服,不要钱的,你待会儿尽管洗,别节约!”

    老村长一辈子都没出过那偏远的山区,见着小旅馆里的一切都新鲜不已,感叹道:“大明啊,你这孩子长出息了,真不错!我就知道,你是个能干有出息的。”

    这番真心实意地夸赞,夸得黄大明都飘飘然了起来,连花出去的钱都没那么心疼了。

    教会了老村长用屋子里的电器之后,黄大明说:“爸,你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没休息好,肯定很累了吧。你先睡一会儿,我就不打扰你了,傍晚再来找你,咱们去找阿容。”

    “诶,我待会儿再给她打打电话。”

    老村长的这句话很符合黄大明的心意,让他觉得自己这钱没白掏。

    黄大明心满意足地走了。他回到寝室,又忍不住给沈容打了个电话过去,当然,还是没接通。

    气得黄大明差点把电话砸了。好个沈容,你狠!

    他就不信了,沈容能一直不开机,她就不怕错过《历史我知道》的拍摄通知?

    郁闷得半死的黄大明差点把手机给砸了。他闷闷地躺到床上,越想越气,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结果刚睡着没多久,就被人给推醒了。

    “老四,你干嘛呢,今天没课,本科生都快放假了!”黄大明睁开眼,很不高兴地说。

    老四把他忘在桌上的手机递了上去:“老二,你的手机,都响好一阵了,可能是有急事吧!”

    黄大明接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他接了起来,对方马上问道:“你好,是黄大明吗?”

    “我是。”黄大明咽了咽口水,怕是问要债的,小心翼翼地问,“你是?”

    对方马上说道:“我们这里是西城区派出所,你赶紧过来一下。你爸打人了。”

    啊?黄大明傻眼了,忍不住追问道:“同志,怎么回事?我……我爸他怎么会打人呢,他一向遵纪守法!”

    他是真的不相信,老村长会胡乱打人。

    但警察打破了他的幻想:“你爸碰到一对小年轻开房,结果又来了个小青年,三个人吵了起来,你爸就出去主持正义,说什么世风日下,没结婚大白天的怎么能睡一块儿,然后跟人吵起来,最后还把人给打了。对方不肯算了,你赶紧来,态度好点,赔礼道歉,再赔点医药费算了!”

    又要花钱!黄大明感觉头都晕了,他头一次怀疑,自己找老村长来,究竟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