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我好看吗?(4500字)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撞鬼后我能回档作者:夜行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撞鬼后我能回档》 第274章 我好看吗?(4500字)
    与王滔交谈了一会儿,颜骏泽大概了解了这件事的后续情况。

    因为后来怪异爆发,王家湾里爆发了几起怪异事件,当时大家对怪异的出现没有形成认知,采用了传统手法准备消灭或者超度亡魂。

    但在做法事的人毙命几个后,所有人都怕了,于是很多人都搬出了王家湾,直到最近几个月,当时闹得厉害的怪异有些不知去向,有些被除灵人灭掉。

    然后人们陆陆续续的搬了回去,因为建立了除灵人可以灭掉怪异的认知,所有人陆续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甚至在碰到一些怪异后,只要不去固定的地方挑事,基本都是相安无事。

    而且当地人也很清楚,遇见怪异立刻打4747,然后安安静静的排队。

    那王昆鹏当时同样和妻子、儿子搬了出去,在靠近天义城区自家的商品房里住了一段时间,等其他人开始陆续往回搬了,他们才跟着搬回。

    王昆鹏虽然那个时候只是甚至暂时麻痹瘫痪,但也休息了很久才恢复,不过动作都不太麻利。

    儿子在天义城区的七中读书,就住校内,只有他夫妻俩搬回去住。

    谁知在搬回去的第二天,这俩口子就再次搬了出来,说什么也不再回去了。

    其他街坊邻居以为他们触景生情,为死去的丑女儿难过,这俩口子也什么都不说。

    大家伙都知道那女子的尸体还在那幢独立小楼内,不过楼外已经被竖起了警告牌,告诫楼内有怪异,那一片地方被列成了禁区。

    至于当时为什么没有人打4747告诉除灵人,主要是王昆鹏夫妻俩一直没有这个打算,再加上有人只是看见楼内吊着的尸体头发还在生长。除此之外,也没有发生其他异常并且威胁到其他人的事,所以众人已经在心里把那幢独楼当成了丑女儿的坟墓。

    那独立小楼背面靠近一片荒芜的田地,正面向着王昆鹏家的正楼,距离周围住户较远。

    在其他人看来,这闹怪异的时代,哪个村哪个寨没有几幢废弃而诡异的楼房,就如同顺天市郊外的岩脚,同样也有上吊的女人长舌珍珍这种怪异在出没。

    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王昆鹏夫妇一直没有回来以外,其他一切正常,王家湾的其他村民生活得好好的。

    偶尔碰到什么怪异,打个4747一般是在一个月内,除灵人就会过来把怪异给收拾掉。

    如果碰到厉害一点的怪异,那个区域的人就会搬走,直到除灵人来收拾掉怪异之后,再搬回来。

    怪事从上个月开始。

    王滔的二叔一家住在距离那丑女孩自杀的独立小楼附近,但至少也相距了接近一千米,隔了有一条街之多。

    一天晚上,二叔因为吃晚饭的时候多喝了几杯,半夜被尿憋醒,起床上厕所。

    去了卫生间解决掉问题后,王二叔正要返回床上继续睡觉,因为他感觉脑袋还晕沉沉的,但却听到隔壁有响动。

    隔壁同样是卧室,住的是二叔他那十一岁大的女儿——王萌萌,王萌萌平时瞌睡很大,而且睡得也很早。

    二叔不明白这个时候了,女儿怎么还没有睡。

    他穿着拖鞋,来到隔壁卧室门口,凑到门前听了听,刚才的响动声已经小了很多,但依然能听见沙沙沙的声音。

    二叔心下诧异,试着扭动门把手,门应声而开,在推动中持续发出很轻微的声音。

    借着街边的路灯灯光,王二叔发现女儿的床上没有人,他心中一惊,正要伸手打开电灯,准备寻找女儿,可忽然就愣住了。

    他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目光定格在距离女儿床铺大概一米远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儿童衣柜,衣柜的门上镶嵌了一扇一人高的穿衣镜。

    而此刻穿衣镜的前方,穿着短袖短裤的女儿,站在镜子前,手里拿着一把木梳子,正在给自己梳头。

    披肩长发在木梳子的使劲刮动下,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有那么一刻,王二叔甚至怀疑这样梳头会不会刮掉女儿的头皮。

    梳头的过程中,女儿王萌萌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

    夜深人静,这一幕将王二叔吓惨了,虽然身体不停的颤抖,但他还是意识到,有可能女儿是在梦游。

    通常情况下,小孩子睡觉梦游的几率比成年人大很多,在慢慢长大后,这种症状就会减轻甚至逐渐消失。

    心中有了判断,王二叔准备静静等一会儿,等女儿梳了头自己跑会床上接着睡。

    哪知就在这个时候,正在梳头的王萌萌停下,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在对着镜子中说话,开口道“我好看吗?”崩坏三的大姨夫

    王二叔当即手脚冰凉,身体一片麻木,僵在那里,眼神无法从女儿的背影上移开。

    只见王萌萌对着镜子伸出手,招了招,又道“来,过来看看我,我好看吗?”

    这一次王二叔很清楚了,王萌萌是在对自己招手,黑暗中,她的眼睛似乎已经睁开,正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自己。

    差点吓得失声大叫,王二叔猛地一把关上了女儿的卧室门。

    但转念一想,女儿可能会有危险,心里纠结了几秒钟,再次打开门并且立刻伸手进去打开了灯,定睛一看,只见女儿萌萌已经倒在地上,蜷缩在镜子前,一动不动。

    刚才的关门声吵醒了隔壁熟睡的妻子,也就是王滔的二婶。他二婶跑过来,一脸惊恐,和王二叔一起,将昏迷的萌萌抬到了床上。

    然后夫妻俩发现,萌萌刚才倒地的地方,有一大团卷曲的黑色长发。

    讲到这儿,王滔起身又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喝干,说道“我二婶说,那长发的质地很好,发质很粗,她捡起来后有一大捆,然后我二叔害怕,直接拿出去一把火烧了。”

    顿了顿,王滔道“我二叔已经上报了除灵人,但都一个月了,一直没有人过来看看,好像说是近期除灵人的人数较少,导致一直没有轮到。”

    颜骏泽一怔,暗道从天义区派除灵人到天盟这边的莫家村协助处理灵桥的事件,这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莫家村的灵桥没有再一次爆发,但防范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很显然,天义那边极有可能会派除灵人过来支援。

    如果这样的话,王滔他二叔也不可能一直轮不到了。

    想了想,颜骏泽问“你为什么敢肯定你二叔家的怪异事件,和那小楼内的丑女孩有联系?”

    “我们敢肯定。”王滔坚定的点了点头,“因为不止我二叔一家的女儿出现这种诡异情况,王家湾里只要有女儿的,几乎都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情况。”

    颜骏泽一惊,就听王滔继续道“只是虽然情况很恐怖,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只要烧掉那团黑色长发就没事了。只是过一段时间又会重复出现。”

    “所以你们认为这和那丑女孩有关系。”颜骏泽道。

    “你想想,那女孩都吊死了,可依然被人看见头发在生长,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多长了。就在那小楼里,光是想想就让人胆寒。”王滔摇了摇头。

    颜骏泽道“订机票吧,我们明天早点过去。”

    王滔一喜,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骏泽,我们不是白让你跑的,不管这一次处理结果如何都会给你报酬。”

    颜骏泽听到了他话中之意,如果自己能够给他们解决掉那怪异,报酬肯定会多很多,要是没有解决,那可能就只是给辛苦费了。

    这倒不是辛苦费的问题,主要颜骏泽对那丑女孩怪异有了一些兴趣,至少女孩生前就很可怜了,如果除灵人过去将她强制消灭,只会让这怪异更是雪上加霜。

    要是换做自己的佛系除灵法可就不同了,至少能完美超度这女孩也挺好。

    “丑女孩的家里既然有钱,为什么不给她整容呢?再贵的整容手术,几十万、上百万也总可以做了吧。”颜骏泽忽然问了一句。

    王滔摇了摇头“做不了,听说脸骨都是严重畸形,如果真要做,一次根本做不下来,至少六七次、甚至十几次才能真正修复吧。而且王昆鹏夫妻俩在他们的儿子身上倾注了大量精力,可能打心里也不愿把这钱花在女儿身上了。”

    颜骏泽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王滔又道了声谢,讲好明天两人一起出发,然后起身离开。

    此时隔壁寝室花花、赵正和何毕寿三人正打扑克打得起劲,也没有回来。

    颜骏泽想了想,将长舌珍珍给释放了出来。

    长舌珍珍那条长舌头没有再吊在嘴外,现在终于缩了回去,但在任务中她的怪异磁场被上了另一只怪异身后,给全部打乱,一直没有完全恢复。

    说实话,颜骏泽其实挺感谢珍珍的,要不是她拼了命的救自己,那一次可能在洞内就要触发半灵之身,也就是假灵身状态。

    而且即使触发了半灵,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在诡丝boss的手底下逃走,或者捱到那神秘声音降临、替逃跑的自己挡住boss的一刻。

    珍珍站在颜骏泽的身前,虽然不再吐出那渗人的舌头,但她显得很阴沉,对着颜骏泽的方向低着脑袋,一言不发,似乎神智仍是有些混乱。

    颜骏泽看着她,过了半响后,开口叫了一声“珍珍?”隔壁躺着个冤家

    珍珍似乎有了反应,默默地抬起头,眼神仿佛无法聚焦,看向颜骏泽。

    下一秒,她裂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随即哗啦一下,半米长的舌头再次滑了出来,在半空中晃荡。

    “好嘛,还是收不住。”颜骏泽无奈摇头。

    心念一动,将珍珍收回了时间线的节点中,这一次,颜骏泽内视这第12个节点,将平时异次元能量在时间线中的流动走向,往珍珍所在的区域进行了重点关注。

    现在看起来,珍珍在逐渐好转,只是还需要一个过程。

    如果将异次元能量多给她一些进行滋润,说不定可以加快恢复速度。

    毕竟有话唠潜质的颜骏泽,实在忍受不了爬行怪这个哑巴,和那两只不会说话又调皮捣蛋的怪婴。

    晚些时候其他室友陆续回来,颜骏泽随口告诉他们,自己明天要出去一趟,和王滔去天义区,最晚后天就回来。

    “是去天义啊,这么远?”花花明显也有些诧异。

    颜骏泽点头。

    赵正道“你这读个书,一天到晚整得比教授还忙,能毕业不?”

    颜骏泽摇头。

    何毕寿也道“骏哥要毕业,分分钟的事,主要是看他自己想不想。”

    颜骏泽点头,然后又摇头。

    “为什么你一直没说话,但我却知道你在说什么。”何毕寿故作惊恐的道。

    颜骏泽无奈一笑,倒头就睡。

    第二天王滔很早就过来,告诉他机票已经订好,但只有下午两点的航班,到了天义区后大概是四点左右,等再转车去王家湾,大约六点了,然后吃了饭再开始除灵,差不多就已经是天黑的时候。

    说实话,颜骏泽也不想在天黑的时候除灵,虽然他如今也算是一名佛系除灵人,但在黑暗中有怪异打交道,心里始终是吊着的,非常不舒服。

    特别还是知道那丑女孩的尸体一直在楼里,且还在不断的生长头发。

    这种来自心理上的暗示,已经在告诉他,这种环境会很恐怖。

    不过想虽然这么想,也没什么好说的,让王滔通知王家湾那边准备晚上行动的手电筒等工具,上午去上了课,然后中午与王滔一起离开了学校。

    王滔早就订了一个顺风啪啪网约车,准时在学校门口接的他俩,然后直接到了机场。

    路上几乎没有耽搁什么时间,两人很顺利的坐上了前往天义区的飞机,大约两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另一辆顺风啪啪早就在机场等候,颜骏泽二人下机再次上车,因为机场距离王家湾较远,等以最快速度赶到王家湾时,已经快要六点,比预计时间还早了一些。

    早先已经得到了王滔的通知,王滔二叔和二婶早就在门外候着,见到他俩下车后立刻迎了上来,对颜骏泽非常客气。

    饭菜早就准备好,但颜骏泽抬头看了看天色,虽然此刻已经有些昏暗,但还能看到远处。

    他对王滔二叔、一个看上去有些敦厚的中年人问道“二叔,那幢独立小楼在哪个地方?”

    王二叔指了指他家楼左侧斜对面的远处“从这里走过去,大约九百米,这个地方看不太清楚。这样吧,我们先吃饭,吃了饭我和小滔就陪你过去。”

    颜骏泽摇了摇头“趁现在还能看见,我先去楼外看看环境,对了,那当时准备推楼的挖机还在不在那里?”

    “在,一直在,早就停坏掉了。”王二叔点头,“后来王昆鹏还出了三十多万把它给买下来,算是赔钱给了人家。”

    “在挖机的驾驶室里,还能看见二楼的情况吗?我想现在就去看看。”颜骏泽道。

    话落,他已经往王二叔刚才指的方向走去。

    王二叔与王滔相视一眼,都没说话,赶紧跟上。

    “早点回来,不然饭菜冷了。”二婶在后方喊了一句,把一个瘦弱娇小的女孩儿搂过来,两人站在那里一直看着离开的三人背影,都没进屋。

    不多时,其他邻居有几人走了过来,纷纷好奇询问来的人是不是除灵人,二婶搂着王萌萌的肩,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点头。

    随即她身躯一震,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大把的头发,而王萌萌的脑袋上,那原本有浓密头发的地方已经隐约可以看见头皮。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