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doctor-zhou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医士无双作者:水红西三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医士无双》 第88章 doctor-zhou
    来到安卡宾的第三天,援助小组正式进入国立医院。

    与国内一样,西医占据主导地位,但在中医科看到熟悉的汉字、人体穴位图后,油然而生的亲切感令人感觉到荣耀。

    老祖宗们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中医会在远隔万里的异域,开枝散叶。

    正式入职前,有一个捐助活动。

    南中医、附属医院、岭南中医协会共同出资为安卡宾捐助了一百八十余种中草药培育种苗,种苗正在路上海运,捐助只是形式而已。

    如此捐助看似没有金钱那么实在,但老莫与一群当地中医师真是感动的哭出来了。

    老莫回国这么多年,最头疼的就是很多草药不能普及,以至于很多明明很有效的药方发挥不了作用,非洲境内也有不少中草药存在,但没有相应的种植基地与培育措施,就很难有所发展。

    捐助协议中写明,会委派中草药种植专家,辅导他们进行种植,至于投资建成培育基地的事儿,种子都给你们了,你们要不愿意付出,那就真没办法了。

    当然了。

    物种入侵的情况也被考虑到了,实则非洲的植物生长环境与国内差不多,除却少部分中草药未在当地发现,大部分基础草药当地都有野生种类,捐助的中药种苗也都是已发现的种苗,而如果要大规模种植,也会划分专业的种植区。

    非洲草医与中医性质相同的重要缘由,就在于他们也有中草药,但问题是整个非洲的文化脉络传承没有持续性,也就不存在草医发展一说。

    捐助后的事儿,就是上层领导间的联络了,与医疗援助小组的干系不大,工作任务正式开始。

    十人小组分组,共计分成了六组。

    张中建、章副主任、独自成组,剩下八人两两分组,周一生被排除在外,任由在各组内帮忙。

    六组各带3-5名当地医生,总人数达到三十三人。

    这三十三人中,大多是有中医与草医基础的,半个月集训后,会成为辅导员一流,跟随中医援助小组去给各地草医进行培训。

    工作开展的第一天,在当地引起小规模的轰动。

    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到来病人群体中大部分是当地华人,也是经过三天的登报推广后,才有大量当地人前来问诊,也随着口碑的传开,病人数量越来越来多,因为中医展现的能力绝非当地草医可以睥睨。

    “小师弟,帮我看一下啊,一个十五分钟取针,一个二十分钟,另一个四十五,让他别乱动。”

    小小的针灸室,孔宏光一人负责了八名患者,门外还等待着十余人。

    而周一生,到了非洲也没逃过打杂的命。

    不过他也不气馁,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非洲病患的慢性病很多,因为疏于治疗,导致病情缠身,中医对这类病情的疗效就不用说,一方面能快速见疗效,减轻病人痛苦,另一方面中药的廉价能让当地人看到治愈的希望。

    整个小组,忙成了狗。

    早八点到晚九点,比在国内还要疲惫,因为患者数量没法控制,若非院方请来警长强制控制患者看病时间,就前几天的遭遇,不知情者恐怕以为医院遭遇什么暴力冲击呢。

    每晚下班,也有专车护送,一个个犹如臭鱼烂虾躺在座椅上一动不能动。

    累,也真的臭,黑人兄弟们的味道不好闻,汗腺加上他们喜欢的劣质香水味道混合,初来乍到时,好几人忍不住在卫生间吐了好几次,童涵连着两天没吃下饭,才渐渐习惯。

    而医院的硬件设施也较为堪忧。

    回到酒店,别提什么玩闹了,所有人倒头就睡,有时候连给国内联络的时间都忘了,一觉就睡过去了。

    ……

    问诊十天后。

    一天工作进程结束,医疗小组与全员中医师步入了会议室。

    老莫更改了援助计划:“我重新考虑了一下,想与张教授商量一下,延长在首府的接诊时间到一个月。”

    延长接诊时间其实无所谓,无需这么郑重地提出。

    但老莫会做人,在华留学那么多年,又曾去过乡村基层,他对人情世故的理解,恐怕要比本国的外交官员还要厉害。

    在罗尔达的接诊肯定会很累,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忙碌,简直是压榨。

    可对治疗组而言,这就是他们的援助意义。

    对于老莫得提议,大家表示无可厚非,张中建立即点了头:“行,听你安排。”

    “太感谢了!”老莫真诚感谢后,又直入正题。“另外,国立医院中医的口碑已经立起来了,援助组的宣传很到位,病患数量在短时间内绝不会减少,反而会越来越多。”

    安卡宾得医疗是免费制度,当然也有相应限制。

    但在援助组到来后,中医问诊的相关限制被取缔,这也造成很多周遭贫民涌入问诊,正如老莫所说,人数只会越来越多。

    “所以,我想将各地选拔的草医调动来首府,直接开展培训。”

    “各地病患人数毕竟不如首府,病症类型也因为地域性而单一化,这对他们的培训效果不佳,如果能来首府,效果肯定会更好。”

    老莫最了解当地情况,而众人试想一下,也是这么个道理,便随即点头。

    话到此处。

    老莫有些欲言又止,有什么话不太好意思说。

    汪主任笑了笑,问道:“莫院长,你要有什么话直接说就行啦,我们都相处有一段时间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莫深吸一口气,竟然站了起来,诚恳而又带着虔诚的目光,看着众人。

    “那我就直说了……”

    “我希望,重新分组,我希望更多的草医能得到你们的教育,各位都是最厉害的中医,你们的水平,我早已有所见证。”

    “你们每一个人的水平,都不比我差,甚至更强。”

    “如果十人治疗小组,能分成十组,帮扶的草医人数再增加一些,就更好了!”

    分十组?

    一人带一组?

    童涵率先忍不住了:“老莫,包括我?”

    她只是研究生而已。

    “是的,包括童医生,您很厉害,我见过您为病人正骨的技术,您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骨伤医师。”

    老莫得夸赞,竟然让童涵这个疯丫头少见的害羞了。

    张中建与章副主任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可以吧,术业有专攻,童涵的骨伤水平很有一套,可以这么做……童涵,懂得就教,不懂得不能乱说,徒弟问你,你不知道的,你就来问我们,不要乱来就行。”

    “我知道了,老师。”独挡一面啊,童涵开心的不行,连忙答应了。

    在座的众人笑了笑,处于一种备受推崇的骄傲、自豪,与面对无比艰辛来袭的复杂情绪当中。

    两人带组已经很累了,现在一人带组,抽筋扒皮式的压榨啊。

    但也正如老莫说的,这能将帮扶效果提升到最大化。

    四个月行程,带教出来的学生,人数肯定能轻松突破百人,百人辐射全国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些草医的所在地区,却是一次巨大的医疗改革进化。

    “那,您是答应了?”

    “是的,一人一组,答应了,我能竭尽所能的去做,也希望更多的人受益,而不虚此行……而且,你黑求恩的事迹我可是知道的,我华国三千个基层乡村医生统计可不是虚数,你的付出应该得到回报,谢谢你!”

    一饮一啄,因果相报,好人有好报绝不是说说而已。

    老莫有些感动,在座的所有黑人医生都有些感动,更是对自家老大有着无限崇拜。

    “好,那就重新分组,现在重新规划一下各小组组员吧。”老莫也是当机立断的人,事不宜迟立即开始工作。

    一位黑人医生拉来白板,老莫熟练的写下医疗小组全员的名字,都是正楷。

    从一号张中建,到十号童涵……

    可是,他笔竟然未停,写出了十一号。

    所有人呆了,当看到十一号小组组长的名字时,瞠目结舌——

    “周一生?!!”

    周一生更是张大了嘴,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头:“……我,我?!!”

    张大爷坐不住了:“小莫,你这……”

    莫非达拉斯很镇定:“我观察了‘医生周’很久,他有这个资格,对比起我们医院的中医而言,要厉害很多,他不是您的孙子吗?医学世家出身,就跟我一样,当年在罗尔达大学医学院就读时,医疗水平就已经远远超过同龄人,因为我也是医学世家出身。”

    “他可以的,我相信他!”

    这番话,夹杂着一句英文,只有一句,仅仅为了区分一个称呼——

    周医生,doctor-zhou。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