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跌眼镜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仙宫作者:打眼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仙宫》 第七章 大跌眼镜
    在边疆荒野生活的百姓,崇尚武學,尊重强者,哪怕几岁的娃娃都不例外。

    水泄不通的擂台周围,起哄的人群里不断传出叫好声,是在赞赏张小飞的男儿气概,只有那些常年徘徊在死亡线上的冒险者们,眼底才会闪过嘲讽神色,他们看得出那少年内心的虚弱和不切实际的行为。

    苍鹰捕兔仍需全力以赴。

    那少年竟然以貌取人,扬言要让对方三招,简直就是嚣张过头,纵使此次获胜,将来如果遇到类似情景,也会有阴沟翻船的时候。

    音小九怯生生站在那里,犹豫问道:“你真的要让我三招?”

    张小飞看着音小九那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心里的底气更足,厚实的手掌拍的胸脯“啪啪”响,嘴巴太高,一副骄傲神色,大声说道:“本少爷一口吐沫一个钉,绝对让你三招,臭丫头,放马过来。”

    音小九深吸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然后她的脚尖蹬地,拼命控制着自己经脉内少的可怜的元气运转,在力量感流遍全身的时刻,刹那间朝着张小飞冲去。

    五六米的距离,顷刻间便袭到眼前,没有任何战斗技巧的音小九,用那小拳头直对着张小飞的鼻梁砸去。

    “啪……”

    清脆的鼻梁骨断裂声,被周围那些冒险者们听的清清楚楚。随着张小飞的身躯朝后倒仰的时刻,音小九直踹的一脚,狠狠印在张小飞的腹部。

    “嘎……”

    周围那些还在为张小飞喝彩的群众,声音戛然而止,仿佛那一拳一脚不是落在张小飞身上,而是轰击在他们心坎上。

    音小九看着张小飞倒飞数米,以跪着的姿势后滑,那张清秀小脸上露出一抹犹豫神色,但她回想起大人们曾说的那句“趁他病要他命”的话,哪怕她没有想要张小飞性命的念头,依旧如矫健的豹子,刹那间扑了上去。

    拳拳到肉的攻击,用尽全身的力量。

    音小九没有手下留情,因为她怕伤不到张小飞,等到对方爬起来,挨打的就会变成自己。

    这一刻。

    擂台周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一张张难以置信的面孔,一双双震撼之至的眼神,仿佛把他们改造成了活的雕塑,意想不到的过程,仿佛已经摆在眼前的结局,好似化作无形的巴掌,狠狠抽在那些自以为是的观众脸上,火辣辣的疼,不止是脸,还有悸动的心。

    百米外。

    一辆麒麟车架,安安静静停在路边,四位身穿战袍的魁梧中年,神情冷酷的扫视着四周。面容姣好的婢女,却穿着绫罗绸缎,静立在窗旁。

    “温芸……”

    豪华车架之内,传出缥缈的女声。

    婢女神色一动,急忙恭敬说道:“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窗帘内,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凝视着百米外的擂台,平静说道:“那小女娃不错,你就留在这寒山城,把她的身世打听清楚。等我回来之后,如果可以的话,把她一起带走吧!”

    “是!”

    婢女重新望向擂台方向,明亮的眼眸里滋生出几分怜悯,也有几分羡慕。

    擂台边缘。

    叶瞳看着一面倒的战局,眼神里流露出欣赏之色。他尽管很担心音小九,但却并没有阻止这场比试。这里没有太平盛世,所有人都在拼了命的讨生活,纵使自己能照顾音小九一时,也照顾不了她一世。她以后想要更好的活下去,最主要的还是靠她自己。

    再者说。

    孩子间的比试,哪怕会受伤,也很难伤及性命。

    “住手。”

    一位穿着粗布衣,体型肥硕的中年妇女,气势汹汹的冲上擂台,她身后还带着两个肥头大耳的少年,同样是满脸怒容。

    音小九停止攻击,转头看到肥硕妇女,以及那两位满面怒容的少年,顿时流露出惊惧之色,快速退到擂台另一侧的边缘。

    “肥婆,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有把握让你们下不去擂台。”叶瞳跳上擂台,看着企图冲向音小九的肥硕妇女说道。

    “叶子哥哥。”

    音小九眼睛一亮,所有的惊惧之色潮水般退去。

    叶瞳转头看了她一眼,满意点头说道:“做的不错。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就使劲教训他们,就算是打死打残,我也罩着你。”

    肥硕妇女停住脚步,满脸心疼的看着被打的蜷缩在擂台上抽搐的儿子,然后恶狠狠的瞪向叶瞳,怒骂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猪猡?这个该死的杂毛丫头,把我儿子伤的那么重,这事没完。大奎二奎,给我打死她们。”

    叶瞳眼底一寒,随着左手缩回衣袖,一颗黑色药丸被他捏成粉末,在两个肥头大耳的少年即将扑到面前的时刻,指尖弹动,黑色粉末被弹飞后,化作一片火焰,尽管这火焰只燃烧几个呼吸间,但依旧令两位少年带着惊吓后退。

    “法术神通?”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流露出惊愕表情,哪怕肥硕妇女都不例外。

    周围人群里,一位抱着长剑的冒险者,摇头说道:“不是法术神通,而是障眼黑毒罢了。”

    障眼黑毒?

    众人恍然,再次看向叶瞳的表情,充满古怪。

    叶瞳众目睽睽之下施毒,自然没有掩饰的想法,冷哼道:“跪下认错,你们可以活着走下擂台,要不然,让你那屠夫男人来给你们收尸。”

    “哟呵……口气不小!”

    人群后面,传来粗犷的声音,随着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通道,身材魁梧的张屠夫迈着八字步走向擂台,他身后,一位玉树临风的青年,带着四位家丁尾随而入。

    叶瞳面容冷峻,目光仅仅在张屠夫身上滞留片刻,便落在那青年身上。

    童开山!

    寒山城童家老三,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阴损,无耻,任何的条条框框对他来说,都形同虚设,在寒山城曾经做过的坏事,罄竹难书,叶瞳认识他,主要是因为这个坏的流脓的家伙,曾经多次去过珍药坊,购买迷药,毒药。

    童开山没有登上擂台,而是挂着诡异的表情,似笑非笑对着叶瞳摊手说道:“原来是叶小主,什么时候开始,您竟然跟市井小奴厮混在一起了?还是说……那位老前辈失踪,你身上的枷锁没了,就成了发情的猪猡,连小女奴都勾搭上了?”

    叶瞳沉默片刻,缓缓说道:“上次的药,三倍量。”

    童开山双眼一亮,随即轻咳一声,笑眯眯的说道:“叶小主要英雄救美,谁敢破坏就是跟我童开山过不去。你们继续。”

    叶瞳心底一松,他不惧童开山,却忌惮童开山背后的童家。这个家族在寒山城颇有能量,尤其是童开山的父亲,更是一位心狠手辣,修为极高的强者,没有必要的话,暂时最好不要招惹。

    张屠夫攥了攥拳头,又慢慢松开,心底暗骂童开山是“喂不熟的狼崽子”,表面上却不敢有丝毫质疑,只能直视叶瞳,厉声喝道:“小子,你很狂啊?连我夫人都敢冒犯?活得不耐烦了?”

    叶瞳说道:“这里是擂台,底气足需要拳头硬。打了小的来老的,这种行径很无耻,但我还能接受。如果你想动手,先跪下来磕几个响头,当中赔礼道歉。否则……”

    张屠夫讥笑道:“否则如何?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猪猡,竟然也敢威胁本大爷?”

    “差不多了。”

    叶瞳转头看向肥硕妇女和那两个少年。

    “砰!”

    “砰!”

    “砰!”

    肥硕妇女和两个少年,在叶瞳话音刚落的时刻,便纷纷栽倒在地,她们脸上浮现出乌色,倒地抽搐。

    张屠夫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骇然惊呼道:“怎么回事?你……你对我夫人做了什么?”

    叶瞳平静说道:“我对打斗没什么经验,最擅长的是炼毒,用毒,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如果在这个时间内,因为顾忌面子而没有下跪道歉,那我只能恭喜你,以后可以娶新夫人了,或者还能再生一个大胖小子!”

    “下毒?”

    张屠夫骇然色变。

    周围围观的人群,也引起一阵骚动,纷纷向后退去,毒药对他们来说,有着致命的威胁,倒是那些冒险者们,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叶瞳,他们不相信如此少年,能炼制出多么厉害的毒药。

    叶瞳说道:“考虑清楚,是下跪道歉,还是准备张罗着娶新夫人,可全在你的一念之间啊!这寒山城的父老乡亲们,绝对不会因为你对自己夫人见死不救而鄙视你的。”

    怎么办?

    如果真的跪下道歉,那自己将会颜面扫地,以后只能在这寒山城窝窝囊囊的活着;可如果不跪,夫人就会被毒死,而自己对夫人都见死不救的刻薄名声,不比下跪受辱好分毫。

    张屠夫艰难转头,求助似的眼神看向童开山,他前段时间抱上童开山的大腿,最近可没少上供。

    童开山翻了个白眼,以他“还没提上裤子都能翻脸不认人”的尿性,哪里愿意在这个时候管张屠夫一家的死活?叶瞳刚才的开价,可是能节省他不少的蓝银。

    “张屠夫,他的毒很厉害。”童开山漫不经心的说道。

    张屠夫闻言睚眦欲裂,痛恨叶瞳的同时,连同童开山都恨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张屠夫忽然双膝跪倒在叶瞳面前,咬牙说道:“叶小主是吧?我代家人向你赔礼道歉,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希望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夫人她们。”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